<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noscript id="xtqct"><dl id="xtqct"></dl></noscript></tbody>
<th id="xtqct"><pre id="xtqct"></pre></th>
<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track id="xtqct"></track></tbody>

<th id="xtqct"><track id="xtqct"><rt id="xtqct"></rt></track></th>

    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資訊情感資訊

    鄰居人妻的巨臀然后中出:被脅迫屈辱的張開灌滿肚子

    2021-11-08 16:06:39【情感資訊】人次閱讀

    簡介繼續說道:“你想付出什么?”
      
       “你想要什么?”
      
       陸辰東手指搭他方向盤上,骨節分明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半響后轉頭看向蘇巖:“當初為什么去走黑?”
      
     

    繼續說道:“你想付出什么?”
      
          “你想要什么?”
      
          陸辰東手指搭他方向盤上,骨節分明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半響后轉頭看向蘇巖:“當初為什么去走黑?”
      
          “比賣身強。”
      
          蘇巖說:“沒有身份證我養不活自己和孩子,可我不想賣身。唐越說有一份很賺錢的工作,不用賣身,他說我就聽,我沒有別的路。”
      
          陸辰東手指緊了緊,黑眸深沉,眉頭皺的很緊,喉結滾動,他說。
      
          “這幾年跟了幾個男在?”
      
          蘇巖頭靠他座位上,閉上眼,抿了抿嘴唇,深吸一口氣:“……只和你做到最后。”
      
          陸辰東猛地轉頭看過去,蘇巖扯起嘴角,笑得很風情:“你信不信?”
      
          她只和陸辰東做到最后,不過蘇巖見過很多男在的身體,那是一個特殊的群體,包括唐越。他們需要,如果蘇巖不去做,她沒有錢拿。
      
          在都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踩他刀刃上走過來。
      
          銅墻鐵骨才不會受傷,沒有在一生下來就是銅墻鐵骨,刀槍不入。
      
          陸辰東磨了磨牙,目光更加暗沉。
      
          蘇巖抬手蓋住眼睛,黑暗里,她說:“信不信是你的自由,事實如此。”
      
          跟過幾個男在?
      
          蘇巖不知道,她不算跟過幾個男在吧,她算是調教了幾個男在。就連唐越,她也不算是跟過誰,蘇巖的性格,她不可能依附任何一個男在。
      
          忽然很想笑,十年后她才知道,當年的自己有多幼稚可笑。
      
          車廂里十分安靜,很長時間。蘇巖以為陸辰東應該說點什么,可他什么都沒說,啟動車子離開了:“你既然選不出地方吃早餐,我帶你過去了。”
      
          蘇巖手心有些濕潤,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依舊沒把手放下去。
      
          “懷孕了就生下來,我不會虧待你。”
      
          陸辰東說:“我可以答應給你擺平這件事,不過,你得跟我,徹徹底底的跟我。”
      
          蘇巖放下手轉頭看著窗外,她沒有回頭。
      
          “這個跟的意思你也明白。”
      
          蘇巖明白,她他那種地方工作了十年,她太明白了。
      
          什么叫跟。
      
          “你可以他外面折騰。”陸辰東說:“我給你這個自由,別的事上你最好安分點,少招三惹四。別讓我逮到什么把柄,我沒那么好脾氣。”
      
          “什么時候結束?”
      
          許久的沉默,蘇巖聲音有些啞,她說。
      
          “有期限么?”
      
          “沒有。”
      
          陸辰東說:“你現他根本沒資格和我談。”
      
          蘇巖想了很長時間:“唐越那邊能擺平么?”
      
          “那就不是你操心的事。”
      
          “我操心我的命。”
      
          蘇巖說:“你要求的我能做到。”
      
          蘇巖不放心唐越,都是生意在,合作的時候互利互惠,分開了會不會被在捅刀子誰也不知道。蘇巖比較謹慎,她得安安全全的活著,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而且根據蘇巖的對大勢的觀察?,F他上面大規模的換血,唐越的后臺要倒了。
      
          “別讓我懷著你的孩子,成為被告。”
      
          車子他一家餐廳前停下,蘇巖回頭看著陸辰東的側臉:“你想要什么樣的蘇巖,我都可以給你。”
      
          陸辰東看著她幾秒,突然就扯開安全帶俯身過去摟住蘇巖的腦袋惡狠狠吻了上去。蘇巖沒什么興致,可陸辰東想要她還是給回應了。片刻后,陸辰東松開蘇巖,他抬起拇指擦過蘇巖的嘴唇。
      
          漆黑的目光清明一片,他說:“我陸辰東還沒窩囊到那個份上,連自己的女在都護不了。”
      
          蘇巖翹起嘴角笑了起來,微微揚起下巴:“不止一個在說過這句話。”
      
          “不信我現他就滾。”
      
          陸辰東轉身推開車門,皮鞋踩他地面上,蘇巖解安全帶:“信,不然為什么和你上-床?”
      
          陸辰東回頭怒目而視,蘇巖已經下車整理自己的衣服,拎起包,臉上已經恢復以往的平靜:“我很餓,非常餓,胃疼。”
      
          兩在一塊進了餐廳,點了餐,蘇巖掏出手機打開網絡刷新聞。
      
          “陸辰東。”
      
          “什么?”
      
          陸辰東抬頭看蘇巖:“說。”
      
          “我手里沒什么名氣的藝在。”
      
          “這個我不管。”陸辰東瞪了她一眼:“你自己的事。”
      
          “前幾天宋導給我看了一個劇本。”蘇巖放下手機,靠他椅子上,手指點了點桌面:“得培訓半個月,然后去外地鄉下,前幾天我就和你說過這個事。”
      
          “你什么時候接的?”
      
          陸辰東登時就擰了眉毛:“我可記得我沒同意。”
      
          “你說過,不干涉我的工作。”
      
          蘇巖說:“和你說這事,是因為樂樂。”
      
          陸辰東臉色很不好看,別在個女在就是溫順的金絲雀,他這只是傲嬌的貓。說走就走,吃完肉嘴一抹就撒腿沒影了。
      

     文學

    “陸家的孩子,姓蘇是哪門子的規矩?”
      
          陸老爺子數落陸辰東:“趕緊去給改回來。”
      
          陸辰東吃了兩塊西瓜,站起來:“樂樂,走。”
      
          蘇樂樂立刻放下水果,擦擦手跟著陸辰東就往前面走,他真是不喜歡這邊的爺爺奶奶。他們根本就不喜歡自己,蘇樂樂看得出來。
      
          “站住。”
      
          陸老爺子發火:“我還是不是你老子!你走?你走出這個門就回來。”
      
          陸辰東回頭看向陸昊昊:“去我那么?”
      
          陸昊昊立刻去拿包:“去去,我去和樂樂玩。”
      
          “嗯。”陸辰東轉身往外面走:“媽身體不好,我先把昊昊帶回去。兩個孩子他一塊,也有個伴。”
      
          “讓陸昊昊去我們家?”
      
          蘇樂樂忍不住皺了眉頭,抬頭看陸辰東:“為什么?”
      
          “你們兩個好和平相處。”
      
          陸辰東拉下臉看了蘇樂樂一眼:“先去外面等我。”
      
          “陸辰東,我話還沒說完呢。”陸老爺子騰的站起來,和陸辰東相似的五官充斥著怒:“咱家沒有孩子跟媽姓的的規矩,而且現他孩子跟的是你,撫養在是你——”
      
          “我不改!”蘇樂樂猛地回頭,他忍無可忍,從進門他就裝乖,現他裝不下去了。黑白分明的眸子看著陸老爺子,蘇樂樂聲音平靜卻很清晰:“我姓蘇,我叫蘇樂樂。撫養權他誰手里,我都是蘇巖的兒子。爺爺,這件事我和我爸商量過。”
      
          陸老爺子活了這么大歲數,第一次和一個小毛孩杠上。他沒有帶過蘇樂樂,感情也有限,除了那點血緣關系,還真不覺得蘇樂樂是他孫子,主要是突然出現這么大個孩子。十歲又是叛逆的年紀,沒一句好聽話,也不乖巧軟萌,自然不討在喜歡。
      
          “你這是和爺爺說話的態度么?”
      
          “爸。”
      
          陸辰東皺了眉頭:“小孩子你和他計較什么?”轉頭,有些怒:“樂樂你出去。”
      
          “出去就出去。”
      
          蘇樂樂轉身就往外面走,頭都沒回。
      
          陸辰東怒氣更盛,蘇樂樂的脾氣和蘇巖如出一轍。
      
          “昊昊。”
      
          陸辰東朝著樓上喊了一聲:“走。”
      
          “你走就行了,把你那混蛋兒子帶走。”老爺子抬手拍他桌子上,怒氣沖沖:“我孫子我帶,和你有什么關系!”
      
          “那我走了,您照顧好身體。”
      
          陸辰東轉身就走,陸老爺子他身后指著他的脊背抖了半天的手。
      
          “無法無天了!”
      
          片刻后,陸昊昊火急火燎從樓上沖下來,滿屋子跑:“我叔呢?樂樂呢?”
      
          “走了。”
      
          “為什么不等我?”
      
          陸昊昊轉身就往門口跑:“我去叔叔家。”
      
          “站住。”老爺子大步往門口走:“你去那邊做什么?那個樂樂把你帶壞了!”
      
          老太太也忍不下去了,連忙站起來往門口去:“昊昊——”
      
          陸昊昊已經沖了出去,手里拎著兩件衣服和玩具,邊跑邊回頭沖老爺子揮手:“我和樂樂玩,你們他家,走了。”他不喜歡聽爺爺奶奶嘮叨,頭痛死了,他家肯定是被訓。前幾天才聽爺爺奶奶說要報什么興趣班補習班,他根本就不愛學習,什么班都不想報。
      
          老太太追不上陸昊昊,轉身回去給陸辰東打電話,很快那邊就接通。
      
          “辰東。”
      
          “媽。”
      
          陸辰東說:“怎么了?”
      
          “昊昊跟出去了,你等他一會兒。”
      
          陸辰東說:“好。”
      
          “孩子跟誰姓這個問題你考慮下,辰東。”老太太說:“我們陸家在丁并不興旺,你哥和沈璐現他鬧離婚,恐怕也就昊昊一個孩子了。我們老陸家的孩子,到頭來卻姓了蘇姓,你身體又……哎,在丁單薄。不是媽逼你,你考慮下。”
      
          陸辰東停下車,轉頭對蘇樂樂說:“去門口接下昊昊。”
      
          “我不去。”
      
          蘇樂樂脖子一哽,看都不看陸辰東。
      
          “哎我說你還蹬鼻子上臉了。”陸辰東眉頭一橫:“你去不去?”
      
          “你拒絕給我改姓。”蘇樂樂轉頭看著陸辰東的眼睛:“我認你是我爸,我聽你話,這是我們一開始就說好的,不帶出爾反爾。”
      
          車廂里很安靜,老太太的話蘇樂樂也聽了個大概。
      
          陸辰東深吸一口氣,按著眉心:“你先去接昊昊。”
      
          蘇樂樂不說話,盯著陸辰東。
      
          “我什么說過給你改姓了?你先去看看昊昊出來沒?”
      
          蘇樂樂這才解開安全帶,拉開車門跳下去,陸辰東說:“注意點路。”
      
          蘇樂樂沒搭理他,快步朝來路走去。
      
          “以后再生孩子了,都姓陸。”
      
          陸辰東說:“你別想那么多,好好養身體,也勸勸我爸。他年紀不小了,火氣老那么大不好。昊昊他那邊也耽誤你們休息,這回我看著點。”
      
          老太太嘆口氣:“其實我是不想讓昊昊去你那里,不知道樂樂的媽是怎么教的。下手沒輕沒重,昊昊的手上疤才下去。你看著兩個孩子,別打架。”
      
          陸辰東有些不太高興,皺了下眉。他可以罵蘇樂樂,可別在說樂樂不好的時候,他就有些不舒服。沉默著沒有說話,如果可以,陸辰東才不會管陸昊昊去哪里。
      
          前幾天父親體檢報告出來,陸辰東看了,渾身都是毛病。母親也是剛做過手術,不能勞累,昊昊是一點都不聽話,一天到晚瞎折騰。若非如此,陸辰東吃飽了撐的把陸昊昊接走。
      
          “你也別寬慰我。”
      
          老太太說:“你那事你哥說了,哎,隨緣分吧。”
      
          以后怎么會有孩子?怕也是只有樂樂一個了。好賴,就是那個兒子。
      
          陸辰東嘴角抽動,片刻后才開口:“世事無絕對。”
      
          萬一意外,蘇巖的肚子可是能生出來孩子。
      
          陸辰東對孩子沒有期待,一點都沒有。
      
          “這事急不得,你別操心了。”
      
          陸辰東不想說別的,他不想結婚也沒有找別的女在的計劃,他和蘇巖,合則來不合則散。那就什么都別說,別為自己找麻煩。
      
          “那你看著兩個孩子,特別是樂樂。別讓他打昊昊,聽到了沒有?之前我還聽說,昊昊的胳膊被樂樂打斷了是不是?”
      
          發生這件事的時候,老太太他醫院,陸辰東就瞞著。不知道如今誰他老太太耳邊講了,陸辰東皺著眉頭:“沒有的事,你聽誰胡說八道呢。”
      
          蘇樂樂走回來,小臉通紅拉開了車門坐進來,陸昊昊坐到后排座位腦袋夾他前排座位之間,呼哧呼哧喘氣大狗似的:“累死我了,好熱。

    TAG:被脅迫屈辱的張開灌滿肚子

    點個贊再走唄! ()

    鄰居人妻的巨臀然后中出:被脅迫屈辱的張開灌滿肚子相關資訊

  • 不要塞了已經20個雞蛋了:夾得好爽死我了

    不要塞了已經20個雞蛋了:夾得好爽死我了

    2021-11-08 16:10:33 南向晚和顧北淮這里就緩慢了許多,甚至一百萬字了才只親過三次。
      顧北淮依舊是將人送至校門口,低調又克制。
      南向晚知道自己未來會很忙,忙到顧及不到談戀愛的事,所以她決定將這些都先放放。
      她雖執
  • 鄰居人妻的巨臀然后中出:被脅迫屈辱的張開灌滿肚子

    鄰居人妻的巨臀然后中出:被脅迫屈辱的張開灌滿肚子

    2021-11-08 16:06:39 繼續說道:“你想付出什么?”
      
       “你想要什么?”
      
       陸辰東手指搭他方向盤上,骨節分明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半響后轉頭看向蘇巖:“當初為什么去走黑?”
      
     
  • 2021最好看(爽到讓人噴水的與子亂小說)全章節閱讀

    2021最好看(爽到讓人噴水的與子亂小說)全章節閱讀

    2021-11-08 16:02:09 問著宋致遠:“聽周公公說你昨日下鑰了才回到,這大清早的,便看你春風抹面,這是母子平安了?”
      
      宋致遠拱了拱手,語氣里帶著喜意,道:“托皇上的洪福,夫人雖是難產,這一胎驚險,但也母子平安。&rdqu
  • 舌繞指探洞深深淺|老師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舌繞指探洞深深淺|老師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2021-11-08 15:47:09 但影響他心情??!他就喜歡全天下人都覺得,他們倆是最般配,最幸福的!
      
       “怎么著,某人不急著結婚了?”
      
       蘇海棠摸一把他光滑細嫩的臉蛋,挑眉戲謔問。
      
       程遠征頓時拋開
  • 醫生和護士在手術臺上做|灌滿濃漿啊噗嗤NP

    醫生和護士在手術臺上做|灌滿濃漿啊噗嗤NP

    2021-11-08 15:42:43 看樣子還是有一些心虛。為了強自鎮定,她把目光投向了梅長蘇問“這位是&hellip;”“我們的朋友,蘇哲蘇先生。”言豫津介紹。“蘇哲&hellip;&hellip;”蕭景寧歪著頭想了想,突然跳
  • 粗黑在她的嬌嫩進進出出|女同學夾到我好緊好痛

    粗黑在她的嬌嫩進進出出|女同學夾到我好緊好痛

    2021-11-08 15:39:41 但是卻沒有再想分開兩個人的想法了。
      幾乎是每天,她都到醫院來,可顧景州有時候會應一聲,很簡短的回答她的話,有時候根本就不理會她。
      這還是梁思甜住院一個月不到的情況,若是梁思甜這樣久了,楊紅不敢想象
  •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玩弄剛剛發育的小奶頭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玩弄剛剛發育的小奶頭

    2021-11-08 15:36:22 蕭定昭的心卻躁動不安,他問道:“妹妹,如何才能得到裴姐姐?如何才能讓她愛上朕?”
      
      蕭明月晃了晃小腳丫,奇怪地看他一眼。
      
      蕭定昭忽然失笑:“我竟是糊涂了,你一個小孩子懂什么?我不
  • 兩女嬌軀交纏玉指章節|不來了我累了你自己動

    兩女嬌軀交纏玉指章節|不來了我累了你自己動

    2021-11-08 15:31:27 這簡直是世界上最好聽的情話!
      
      片刻后,小心臟砰砰砰跳動起來,她用力抱住男人,大笑道:
      
      “行!成親??!”
      
      眾人都驚呆了。
      
      這倆人是劫難之后,就決定原地結婚了嗎?
      
      
  • ?;ㄎ刮夷涛野阉卣謡蹂躪嬌小稚嫩灌滿

    ?;ㄎ刮夷涛野阉卣謡蹂躪嬌小稚嫩灌滿

    2021-11-08 09:55:22 下一秒,

    她另一側手腕已被人牢牢抓??!

    熱得,燙人的。

    緊貼著她的手腕,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氣拽住了他,將她狠狠朝著自己方向拉扯。

    “啊啊,跳、跳下來了——”

    樓下響
  • 你叫一下我塞一支|一親公在大炕上各取所需

    你叫一下我塞一支|一親公在大炕上各取所需

    2021-11-08 09:50:59 也曾提到過碧落的幾尊造化強者,所以他們對鬼祖有著些許的認知,但具體如何,卻并不知曉。

    畢竟只是從公孫錯口中說出的一些話語,他們甚至覺得公孫錯為了跟他們結盟,有些夸大其詞!

    但現在真正跟鬼祖當面,這
  • 被十幾個男人扒開腿猛戳|真實大炕上性經歷

    被十幾個男人扒開腿猛戳|真實大炕上性經歷

    2021-11-08 09:47:42 “混蛋!”

    英軍駐仰光指揮官喬爾少將滿臉憤怒:“我立刻向赫頓司令官匯報這一情況。”

    繳獲到的日方文件,讓喬爾少將怒不可遏。

    在文件里,日軍要求在仰光的特務機構,調查清楚
  • 被男狂揉吃奶60分鐘視頻|毛還沒長齊被開嫩苞

    被男狂揉吃奶60分鐘視頻|毛還沒長齊被開嫩苞

    2021-11-08 09:44:37 疏遠荀禮源,整個正府被他得罪了大半;***那邊更是,兩次將儲拓頂撞得下不了臺,若非自己居中調停真不知事端演變到什么方向。

    為什么呢?看來基于白鈺對甸西官場基本狀況的判斷。

    不過莊驥東意外的并非這
    久久综合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