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noscript id="xtqct"><dl id="xtqct"></dl></noscript></tbody>
<th id="xtqct"><pre id="xtqct"></pre></th>
<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track id="xtqct"></track></tbody>

<th id="xtqct"><track id="xtqct"><rt id="xtqct"></rt></track></th>

    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資訊情感資訊

    車速特別快詳細的漫畫推薦-做完了還連在一起

    2021-06-11 16:59:42【情感資訊】人次閱讀

    簡介次日,天未放亮,東亭君家的長公子黃飛虎,心急火燎,跑進宮來。子辛昨夜喝了小酒,吹了小風,頭腦昏沉,睡意正酣,忽覺身上一涼,自家被子,已讓人掀開。黃飛虎跳到榻上,搖醒子辛,說道:“師弟起來,給哥哥幫個忙。”子辛

    次日,天未放亮,東亭君家的長公子黃飛虎,心急火燎,跑進宮來。子辛昨夜喝了小酒,吹了小風,頭腦昏沉,睡意正酣,忽覺身上一涼,自家被子,已讓人掀開。黃飛虎跳到榻上,搖醒子辛,說道:“師弟起來,給哥哥幫個忙。”

    子辛眼也不睜,蜷起身子,呢喃說道:“什么忙啊,天色尚早,容弟小寐……”黃飛虎笑道:“去你大爺,快起快起!哥哥的終身大事,不能叫你小子耽誤了。”

    子辛無奈,穿衣起身,呵欠連天,說道:“滾蛋吧,終身大事,你不是有指腹為婚的賈美人么?”黃飛虎說道:“嘖,一身酒氣。臭小子,生活不錯,夜夜笙歌??!說正經的,那位賈家姑娘……”子辛接過話頭,笑嘻嘻道:“肥丑雙全,活似夜叉,你親口說的,對也不對?”黃飛虎微笑半晌,說道:“女大十八變。怎樣,要不要見見新嫂子?”子辛說道:“見,見,你騷成這模樣,哪敢不見。”“放屁!”黃飛虎笑罵一句,正色說道:“再過三日,是她十九歲的生辰。我同她有約,三日之前,我要提前為她慶生。地方我已訂好,但人少不熱鬧,你是我師弟,這回一定得去!”

    子辛笑道:“哦,你倆見面,我跟過去,我二呀!”黃飛虎說道:“去吧去吧,我還叫了別人。”子辛拗不過他,只得同去。

    二人去的地方,乃是一名商賈的別院。這商賈祖籍彭城,常來沫邑販貨,便買了宅子,平日不在,僅有兩個老仆,一名跑出看守,這名庖廚,手藝了得,聞名遠近。那商賈心活眼快,竟想出條財路,將宅院整飭一番,種些蘭桂華椒,專門租給有錢有閑的公子哥,宴飲游樂。自然,那花費也不是一般的高。

    二人早來,到了處所,見朱門之外,已停有車馬,原來是中譎將軍的次子,飛廉。這位飛廉,自信可是熟人,他離開昆侖,歸國途中,侍衛隊里,便有此君。不過,飛廉簡靜寡言,不喜逢迎,子辛也未注意。

    三人見面,不消介紹,很快熟絡。時辰不早,三人安排席位,驗看酒食,一番忙亂,日已過半。子辛饗食未繼,餓的兩眼發話,叫廚下做來湯餅,墊墊肚子。飛廉聽聞園中幽靜,先去賞玩。黃飛虎立在門首,一臉猴急,不住張望。

    晚桂已凋,殘花積在地上,香氣撲鼻。幾名女樂,抱著樂器,坐在廊間,調箏弄索,低聲戲笑,鶯聲燕語,分外動人。內中有名少女,穿著翠綠衣裳,手握竹笛,笑語盈盈,十分嬌媚。子辛想起齊聆雪,不禁多望兩眼。持笛少女微覺,轉報一笑。

    子辛心道:“這丫頭好生有趣,也不怕生。”正思量間,黃飛虎到他身旁,笑嘻嘻道:“眼光不錯!你瞧上這丫頭了?放心,包在哥哥身上。”子辛笑道:“胡說八道,這都哪兒跟哪兒??!”黃飛虎笑道:“你甭給我裝。宮中佳麗如云,我便不信,你沒嘗過鮮?”

    子辛笑道:“你嘗過么?”黃飛虎笑道:“那是自然——”然字才吐一半,反應過來,笑罵道,“干你屁事!”

    二人坐在庭前,一樹椒花,細白如雪。子辛問道:“對了,師兄,你聽過鼎奴么?”

    “鼎奴……倒是聽過。有些羽仙,挑選美貌幼女,悉心教養,讓她們修煉邪功。那類功法,能教人修為大進,但經絡鎖閉,仙術法力,根本使不出分毫。所以,那些美女,常常早夭。男人同她們交合,大有補益。”說到此處,他湊近子辛,嘿嘿笑道:“我說,你怎會問這個?”

    子辛呆了一呆,說道:“我也不知。昨晚因酒醉了,我大概……忘了什么。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

    不多時,賓客漸盈,香車寶馬,羅綺溢目,皆是沫邑的少年新貴,有男也有女,見了黃飛虎,紛紛打趣。二人忙于迎客,不再深談。未至飧時,有人來報,說賈小姐到。黃飛虎眉花眼笑,跑出去迎接。庭中賓客,靜悄悄的,專待二人進門,嚇她一嚇。

    少頃,賈氏進門。出人意料,這位千金,荊釵布裙,只身赴宴,宛然小家碧玉,雙頰生暈,與黃飛虎談笑。庭中賓客,俱是好友,見她此狀,紛紛起哄。賈小姐好不尷尬,她本以為,此次慶生,僅有黃飛虎與她二人,輕車簡從,溜出家中,到了此地,居然鬧哄哄一大幫人,失望滿懷,強作歡笑,應對酬答。

    子辛見到賈氏,大吃一驚。原來,賈氏的容貌,與小衛公主,一模一樣。但她步履虛浮,舉止嬌弱,絕不似修行中人。

    黃飛虎將賈氏拉到子辛面前,對他笑道:“這是娉婷,你將來的嫂子。”又對賈氏道:“這邊是我師弟,常對你提起的。我倆一塊兒長大,比兄弟還親。”賈氏見了陌生男子,不覺羞澀,斂衽一禮,細聲說道:“王子萬安。”子辛忙笑道:“嫂子快起,我可不敢當。你拜了我,待回過頭,師兄非將我皮揭掉。”黃飛虎笑道:“胡說八道,我有那樣兇?”

    這時,婢子捧著酒食,魚貫而入,異香撲鼻。賈娉婷訝道:“好香!”黃飛虎笑道:“小饞貓,待會兒嘗了味道,香掉你的小鼻子。”賈娉婷嗔道:“你凈瞎說,我哪里饞了,明明你比我饞一萬倍!”說著,二人也一同入席。

    珍饈當前,喧鬧漸歇,檐下諸樂,忽然清晰。笛聲脆亮,更壓過諸響,若乳燕還林,若黃鶯出谷,清新動人。子辛朝門外望去,只見一角翠綠衣裳,不覺微笑,心想:“齊聆雪吹笛時,比他還勝一籌。”又想,“她現在何處?會想起我么?”

    這菜肴實在香,仆婢添饌,絡繹不絕,到了后來,一幫青年,十個倒有八個,撐得走不動道。大家紛紛叫嚷,要庖廚出來,重重獎賞。少選,庖廚便來,是個其貌不揚的漢子,黝黑臉面,微凸身材,見了滿座的王孫公子,也不露怯,行罷大禮,袖手立在當中。

    黃飛虎笑道:“先生貴姓?如此手藝,為賈兒奴,實在屈才,不如到我府中。先生工錢幾何,我出雙倍。”他話音未落,旁坐青年,笑罵說道:“黃飛虎,你真奸,這話原該我說!那廚子,跟本公子怎么樣?我出五倍工錢,再找個花容月貌的美嬌娘,與你作婦……”眾人笑成一團,只待庖廚答話。

    那人說道:“承蒙公子抬愛,只是此間主人,于臣實有大恩,背主棄恩,有乖仁義。諸位公子,海涵。”

    眾人一呆,無話可說。黃飛虎笑道:“好條漢子,你知恩圖報,大伙也不為難。這樣罷,我家那幾個不中用的伙夫,能夠送來你這,學上兩手?”那人說道:“此事,須待家主決定,小人說不上話的。”黃飛虎笑道:“老奸商,真會藏寶。來人,賞賜這庖廚二十金。”那人接了黃金,唯唯而退。

    眾人復又玩樂,添酒撤宴,行令猜拳,投壺博戲,連女樂也丟了樂器,被拉去玩耍。黃飛虎對子辛說道:“瞧見了吧,你若喜歡那女郎,便趕緊下手,別教別人搶了先去。”說罷,眨眨眼睛,復去同賈娉婷膩歪。

    子辛哭笑不得,起身出門,散散酒氣。不覺之間,行至一處廬舍。瓦頂三四間,竹籬為障,有一婦人,可四十許,坐在門前,低頭縫衣。她年雖不少,而頗有風致。子辛想道:“這人怕是庖廚之妻,他倒好福氣,有這般夫人。”

    片刻,庖廚自外而入,見到婦人,皺眉說道:“你怎么又出來了。大夫說,你不能見風,快回屋躺著。”婦人說道:“今日里大晴的天,哪里有風。我整日臥榻,頭都疼啦。”庖廚說道:“你又不聽話。”婦人說道:“我曬會太陽么。阿爹,你瞧,我給你補衣裳。”

    子辛聽見此語,駭然失笑,暗道:“奇也怪哉,這女兒生得比他爹都老相。”又疑心耳誤,只見那婦人,將衣物提起,向庖廚戰士。庖廚嘆道:“乖丫頭,爹不用你干活,只消你平平安安,健康長壽……”婦人便道:“不聽不聽,不提這個!爹,咱們兩個,好容易團聚,應當高興。”庖廚便道:“好,好,高興……爹高興……”

    二人又閑話片刻,那婦人困怠難支,先回廬舍。庖廚獨自蹲在門外,盯著那堆衣物,半晌不動。子辛好奇難耐,走上前去,正欲說話,那庖廚猛一抬頭,兩眼通紅,滿面是淚,倒將子辛嚇一跳。

    庖廚見是子辛,急忙拭淚,說道:“哎呀,不知貴人到此,多有冒昧……”一面說,一面朝屋中看。子辛了悟,也道:“小王隨便逛逛,哈,這院子景致不錯。”庖廚便道:“貴人若是喜歡,不妨小臣引路。許多佳境,尚在別處。”子辛便道:“也好。”

    二人遠離廬舍,約莫舍中婦人,再聽不見二人談話時,那庖廚才依靠廊柱,委頓說道:“多虧公子帶我遮掩,小臣愧謝。”

    子辛說道:“方才那位……姑娘,是先生何人?”

    庖廚重重嘆氣,在廊邊坐下,望天半晌,說道:“公子可知鼎奴?”

    子辛一呆,說道:“聽說過。莫非……”

    庖廚慘然笑道:“她是我女兒,今年才二十四歲。她六歲時,跟我去趕集。我在路邊,看人賭錢,把她給弄丟了!我一直找她,找了十七年,才把她找到。這十七年,她不知道,遭了多少罪。我這心里……難受哇。”說著,竟捂住臉,嗚嗚哭了起來。

    子辛亦覺慘然,無辭相慰,便在他身旁坐下。少頃,庖廚擦掉眼淚,啞聲笑道:“你不知道,我雖為庸奴,但憑這份手藝,別院一般的進項,都要歸我。大夫說啦,秋娘的病,若能好生調養,撐到明年春天,也不成問題。她打小便愛桃花,怎么也得……看幾眼再走……”

    子辛說道:“聽說,昆侖刑法司,業已頒下詔令,廢除鼎奴。”庖廚說道:“我也聽說。”望空拜了一拜,說道:“韓公是賢人啊。其實,論起淵源,教我手藝的女師父,正是韓公舊識。她也是個鼎奴,原被賣到了韓府,但韓公平生,最反對鼎奴,將她當女兒看待,教她法術,還送盤纏,讓她回家。唉,唉,他今年也該十九了吧。“

    這幾句話,宛如晴天霹靂。子辛說道:“她是不是齊……齊……”庖廚說道:“她叫齊聆雪,公子認得?”

    子辛說道:“果真是她……果真是她……”轉身便走。庖廚叫道:“公子,公子,你沒事吧?”子辛恍如未聞,走過那廬舍時,見婦人倚在門邊,身材臃腫,老眼渾濁,呆呆望天。子辛想道:“我真傻,為了那么個……那么個……她那樣美,原來只是因為,她是鼎奴。”那婦人望了會兒天,忽然之間,毫沒來由,撲簌簌往下掉淚。

    子辛茫然心道:“她日后,也會過這種日子么?可是,她連個愛護她的父兄都沒有。她也會躲在沒人處,偷偷掉淚么?”一念及此,又覺心傷,腦中混混沌沌。一時想起竹林初遇、西岐再會時,齊聆雪一顰一笑,古靈精怪,一時又想起韓郅、逃妾、鼎奴,種種流言,污穢不堪。子辛苦澀一笑,絕望地想:“她不是好女人??墒俏覑鬯?。”

    宴飲未散,子辛獨自離開,彷徨街市,莫知所從。街上行人,瞧見這青年,錦衣華服,面有淚痕,不禁側目。子辛毫無知覺,茫然前行,忽然肩上一重,他想也不想,回手一掌,朝那人劈去。不料,在半空中,已叫人將手腕擒住。背后那人,微微一笑,說道:“你便這樣接待為師?”原來那人,竟是聞仲!

    喜出望外,子辛一時呆了,半日,方道:“您怎么來了?天啊,您……您都不說一聲,讓我同師兄,好去接您。徒兒本以為,這一輩子,都見不著您了。”

    聞仲說道:“我將東歸故園,路過京邑,便來看看你們。”

    子辛笑了片刻,看著聞仲,說道:“師尊,你曬黑了。”聞仲淡淡一哂,問道:“你師兄呢?”子辛答道:“他在……”忽然心想:“哎喲,不好,賈氏的容貌,同小衛公主,那樣相像,師尊見了,不定會出什么亂子。”遂改口道:“他去赴宴,大概天晚才能回來。師尊,你來沫邑,有住處沒,到宮中住幾日吧。”

    聞仲凝視子辛,并不開口。子辛不覺心虛,硬著頭皮,繼續言道:“您的行囊,還在住處吧,我去幫您拿來。”聞仲“嗯”了一聲,并不戳破,說道:“我有住處,不必搬了。”子辛聽了,大大松氣,正絞盡腦汁,想轉移話題,忽然一人舉著火把,高聲喊道:“少將軍,小的找到了,三王子在這里!” 

    其聲未落,便聞黃飛虎喊道:“哪兒呢哪兒呢,我操,前生是你冤家,凈他娘給老子添亂。”子辛以手加額,十分憂懼。

    耳聽著黃飛虎罵罵咧咧,走到近前,說道:“滾!走了也不說聲,滿大街尋你,找揍啊你!”天色黑暗,聞仲近在眼前,他竟沒能看清。子辛說道:“師兄……”黃飛虎道:“喊師兄沒用,啊,老子找你,也就算了,害的娉婷也跟我跑前跑后,你說她一個女孩兒家,她……嘿嘿,師尊,您來了……”

    聞仲不語。順他目光瞧去,賈娉婷立在街邊,素手掩口,呆若木雞。

    黃飛虎立即招手,笑道:“娉婷快來!來向你介紹,他是我師尊。”聞仲問道:“你認得她?”

    黃飛虎聽他辭聲嚴厲,不覺生畏,答道:“她是徒兒未過門的夫人。”聞仲瞧他半晌,又望向賈娉婷,良久說道:“那位姑娘,你的容貌,與在下一位故人,十分相似,聞某冒昧,敢賜近觀?”

    賈娉婷俏臉發白,不敢答話。黃飛虎便道:”她只是個小女娃娃,沒見過羽仙,師尊,你莫嚇她呀!”說罷,向賈娉婷跑去。聞仲一驚,伸手拉他,竟沒拉住。只見火光下,黃飛虎將賈娉婷攬在懷中,細聲安慰。賈娉婷極力搖頭,一面掙扎,一面望向聞仲,神情驚怖。僵持片刻,賈娉婷忽地抱住腦袋,哭叫道:“我不過去,他是妖怪!”掙開黃飛虎,朝家中跑去。

    黃飛虎又驚又惱,又沮喪,又擔憂,干笑兩聲,說道:“她……平常不這樣,今日委實怪了些,師尊,師弟,你們莫往心里去。”又道:“師尊,你住在何處?外面館舍,太過簡陋,還是主導徒兒家吧,哈哈。對了師弟,你往宮中帶個信,今晚別回去了,咱們師徒三個,難得聚一聚,今晚好好聊聊,你說是吧?”

    子辛見他上躥下跳,四處安排,唯獨不提賈娉婷,顯見十分心虛。聞仲說道:“隨你。”師徒三人,跟著一溜火把,默不作聲,朝黃府行去,那氣氛十分之壓抑。

    行至中途,聞仲忽道:“將婚事退了。”子辛精神一振,心道:“果然,要出事了!”只見黃飛虎目不左視,淡定言道:“不退。”聞仲說道:“你可知她是誰?”黃飛虎深深吸氣,說道:“我兒子他娘。”

    聞仲驚訝,子辛說道:“什么?”黃飛虎說道:“徒兒不肖,但娉婷同我情投意合,我知道她同那個鮫族公主,十分相似,但那有什么?大千世界,模樣像的,海了去了,為什么不我能娶她。老實說吧,師弟,我一直沒讓她見你,便是顧慮這個。事到如今,生米已成熟飯,這聲嫂子,你樂不樂意,都得叫。而且,娉婷賢淑善良,溫柔大方,你們同她相處久了,自會明白!”說罷,微微喘氣,一臉緊張,盯著聞仲。顯然,這套說辭,方才路上,已醞釀多遍。

    聞仲停步,天上星光凄清,將他一張臉,也映得晦明莫測。黃飛虎咬了咬牙,說道:“我一直怕您回來,怕您見她,不讓我娶她。但我真的喜歡她!”

    聞仲猛然一個耳光,將黃飛虎打得跌倒在地,怒斥道:“畜牲!”黃府一干家將,見到少主人被打,個個不忿。黃飛虎搖一搖手,制止眾人,竟當面跪倒,說道:“求師尊成全。”

    聞仲冷笑一聲,森然說道:“我退出昆侖,業已不是你家師尊,你愛做什么,自去作罷,何必求我!”聞仲自入昆侖,執掌刑名,天下慘酷不肖之事,日夜充耳,早已古井不波,鮮動真怒。子辛聽他語氣,立知要糟,對聞仲道:“師尊息怒,師兄他一時糊涂,真要處罰,也待回去再說。師兄畢竟是將軍,倘若出乖,他日怎與袍澤相對?”

    聞仲怒氣稍解,淡淡說道:“起來吧。”看向子辛,哂道:“下山一年,學得牙尖嘴利。”子辛見他氣消,笑嘻嘻道:“山下壞人太多,又沒師尊護著,只能學點歪門邪道,騙錢兼自保。”聞仲一笑,說道:“我能護你們一輩子么?不長進的東西,沒一個省心。”

    黃飛虎一躍而起,上前笑道:“師尊,您同意了?”

    聞仲說道:“她見了我,為何要逃?言行乖悖,必有妖異。此事后議。”黃飛虎滿心不服,委委屈屈,垂首應諾。

    三人來到黃府,夜已半殘。月上中天,明光如水,將梧桐、臘梅的影子,映在地上,疏影橫斜,暗香浮動。黃飛虎去安排客舍,將師徒二人,留在庭中。聞仲立在階下,負手望天,眉頭不舒。子辛遂問:“師尊還在煩心?”聞仲微微一笑,說道:“人老了,心念桑梓,只是你同你師兄,真讓我放心不下啊。”

    子辛說道:“相貌之類,皮囊而已,師尊怎會如此介懷?”

    聞仲說道:“小衛公主有個同胞姐姐,海國兵敗時,不知所蹤。”子辛訝道:“師尊懷疑,賈小姐便是那名鮫人?但她年紀太少,又是賈公掌珠,來歷清白,委實不似……不似……”聞仲說道:“固某所慮,未敢裁決啊。”不愿深談。

    轉向子辛,說道:“你呢?我見你時,你哭什么?”

    子辛大窘,說道:“沒……沒啊。”聞仲說道:“你口中一直念著‘齊姑娘’、‘齊姑娘’,是齊聆雪?你知不知曉,她是鼎奴。”

    子辛一呆,不由鎮定下來,點頭說道:“徒兒曉得。但是此事……徒兒心有決斷,師尊不要過問了。”聞仲諦視良久,見他清清亮亮的一雙眸子,既無愧怯,亦無愁苦,儼然取舍一定,不禁笑道:“你有什么決斷?”

    子辛嘆了口氣,苦笑說道:“我頭一回見齊姑娘,是在一片竹林里,天上很多星星。她剛沐浴完,在河邊煮魚羹。她可真美,像山中的妖精。我那時想,這若是夢,便永遠不要醒來吧。后來,接觸多了,才知道,她同我想的……不太一樣,不過我呢,也不是圣人,人情世故,一竅不通,經緯文章,半點沒讀。她身世那樣苦,卻那樣愛笑……我知道,齊姑娘是做大事的人,心中容不下情愛。她若無心,我便做她好友,照看她,扶助她,直到她走。”

    TAG:做完了還連在一起

    點個贊再走唄! ()

    車速特別快詳細的漫畫推薦-做完了還連在一起相關資訊

  •  不能掉出來晚上回來我檢查

    不能掉出來晚上回來我檢查

    2021-06-15 17:51:00 你越想撇清某種關系,可老天卻偏要捉弄你,非要時刻提醒著你的過去。

    我那個嗜酒如命的老爹沒有留給我任何財富,除了那堆不知道何年何月能還清的債款,就只剩下這副可以任酒精隨意洗滌的身體了。
  • 扯開乳罩揉搓-內檢感覺醫生伸得好長

    扯開乳罩揉搓-內檢感覺醫生伸得好長

    2021-06-15 17:43:33 就讓我感覺這趟赴約沒有白來。即使不能在那棟別墅內找到答案,能和她相處,也是件快樂的事。 很快,葉紫嫣從車內出來,不過她今天的打扮讓我有點不敢相認。脫下了復古的中式旗袍,換上了一身惹火的白色柔絲
  • 我的同桌給我她的胸摸/國產熟女高潮精選合集

    我的同桌給我她的胸摸/國產熟女高潮精選合集

    2021-06-15 17:41:05 “還不是你老爹問來問去,我覺得我小姑長得不錯,所以介紹給你認識,不瞞你說,我小姑長得很水靈,不知道有多少人上門來提親,我們都沒有答應!”
    “那&hellip;&hellip;你小姑有你水靈不?&rdquo
  • 奶頭被醫生摸得受不了-花蒂肉珠彈

    奶頭被醫生摸得受不了-花蒂肉珠彈

    2021-06-15 17:39:28 很是滿意,在距離下班還有十分鐘的時候,就不讓我干活,讓我洗手:怎么樣,累不累? 不累! 我笑著說:這活沒有一點技術含量,很簡單。 洗完了手,田大牛給我說:這里上班,保底工地是兩千二,五天八小時,管工作餐。平常加班,一小
  • 鞭打折磨花蒂失禁-高三體育生捷豹

    鞭打折磨花蒂失禁-高三體育生捷豹

    2021-06-15 17:37:18 就看到村民帶著大盆、水桶等東西朝海邊跑去。 鄭秀蘭沒料到村民竟然如此熱情,看到家家戶戶男女老少一起出動,心里有些憂慮:“徐方,這一百多人都下了海,這一天下來,得撈多少斤?到時能賣出去嗎?”
  •  軍警雄精自慰/護士下面太緊了

    軍警雄精自慰/護士下面太緊了

    2021-06-15 17:32:30 陳冰不同意跟他們進去。
    陳冰今天穿著一件簡單的緊身t恤,像一支亭亭玉立的出水芙蓉,十六歲的身段無意中便顯露的淋漓盡致。她往我這邊看了一眼,表情還是冷冷的,看不出來心里在想什么。然后就見她點了點頭,跟
  •  衛生間有很多腿的蟲子是啥|全文

    衛生間有很多腿的蟲子是啥|全文

    2021-06-15 17:27:51 平時抓賭的時候,不見你念在大家都是鄉里鄉親通融一下放我一馬?

    “黃瓜雖小。但那也是偷竊??!這個傻子偷了我家的黃瓜,犯了偷竊罪。你是不是應該將她抓起來?”

    張雯卻說:“他
  •  啊深點快點再快點干巴/我要看你的球

    啊深點快點再快點干巴/我要看你的球

    2021-06-15 17:25:27 主動伸出手的女人道,“我叫王夢雨,是經理的姐姐。” 戚云峰想跟這個自報姓名的女人握手,當但女人說是經理的姐姐時,他就知道對方肯定是在騙他。畢竟經理四十來歲,這個女人也就三十歲左右而已
  •  醫生,不可以,太多了/短裙里沒有穿內褲摸濕

    醫生,不可以,太多了/短裙里沒有穿內褲摸濕

    2021-06-15 17:23:25 另外,再給你立個規矩,不該問的不要多問,要告訴你的,我自然都會告訴你,我不喜歡話多的人,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其它的事情與你無關。”郭玉潔冷冷地說著。

    林騰飛皺了皺眉頭,最后嘀咕了一句:&l
  • 癡漢電車調教 超激h粗口文

    癡漢電車調教 超激h粗口文

    2021-06-15 17:21:31 一道嬌滴滴的聲音把郭海洋從美夢中驚醒。壞了!柳香香那瘋女人來報仇啦!

    但是郭海洋很快又覺得不對,憑柳香香那性子,會這么有禮貌的先問問自己在不在?這么溫柔甜美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柳麗麗的聲音??!
  • 她跨上去扶著一下坐了下去

    她跨上去扶著一下坐了下去

    2021-06-15 17:19:31 傻子就是傻子,連什么是洗澡都不知道,即便是看光了自己全身又能怎么樣呢? 而且,還是一個天萎。浪蕩表情盡收眼底,旺子依然裝瘋賣傻,不過什么???艷萍嬸不肯給我吃么? 吃,肯定給你吃。只要你樂意,天天
  • 老師說錯一題插一支筆|口述我和親妺作愛全過程

    老師說錯一題插一支筆|口述我和親妺作愛全過程

    2021-06-15 17:17:36 完全真空的,傲然矗立的雙峰把睡衣高高的撐了起來??粗鼥V朧 , 一片雪白。這個女人 , 真的迷死人不償命 , 她定定看著我,因此我眼珠子沒敢亂動。

    “怎么不說話?” 我明知故問
    久久综合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