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noscript id="xtqct"><dl id="xtqct"></dl></noscript></tbody>
<th id="xtqct"><pre id="xtqct"></pre></th>
<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track id="xtqct"></track></tbody>

<th id="xtqct"><track id="xtqct"><rt id="xtqct"></rt></track></th>

    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資訊情感資訊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

    2021-06-12 10:15:40【情感資訊】人次閱讀

    簡介“你怎么就那么敢篤定。”蜜七七輕輕掐了掐他的腰。“因為小爺護著你啊。”多爾袞蹭著蜜七七的頭頂回答。蜜七七被他的迷之自信逗得笑了:“小爺,你真可愛。”她揉了揉他的臉

    “你怎么就那么敢篤定。”蜜七七輕輕掐了掐他的腰。

    “因為小爺護著你啊。”多爾袞蹭著蜜七七的頭頂回答。

    蜜七七被他的迷之自信逗得笑了:“小爺,你真可愛。”她揉了揉他的臉頰。

    “你的屋子我還給你留著,以后我們結婚用。”多爾袞微微頷首,隨著熱烈的氣流,他的唇在蜜七七的臉頰上留下輕輕的一啄。

    蜜七七:“……”那個這個年代的人果然早熟,事事都想在她這個現代人前面。

    隨著多爾袞的親吻,蜜七七輕輕的閉上了眼睛,胸口忽而涌起一番異樣的波動,眼前出現隱隱約約零星的畫面。

    身披紅色嫁衣的女人,手握寶劍的男人,隔著一道門的距離,兩兩相望。

    “玉兒,你想不想現在嫁于我。”多爾袞雙手握著蜜七七的肩膀,有節律的搖動著,他的面上浮現著濃烈的笑意。

    蜜七七愣了愣:“不早嗎?”

    多爾袞格外鄭重的張張嘴,告訴她:“不早,我父汗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大哥已經回打醬油了。”

    蜜七七雙目眩暈,頭皮發麻:“……”不會這么快就要誰上男神了吧,擱現代她十八,法定年紀都沒到。

    “玉兒,你到底答不答應。”多爾袞將蜜七七從思緒中,拖拽回現實生活:“你若是答應,我即刻就去跟父汗,額娘說。”

    一切來的好突然,好順利,雖極其出乎蜜七七的預料,但是她又不缺根弦,這種夜長夢多的事情,自然是早辦完早利索,盡早把多爾袞攥進手心才是王道:“我答應。”

    “玉兒,我的好玉兒。”多爾袞微微屈膝,腰部一用力,一手護在蜜七七的背部,另一手置于她的膝下,將她打橫抱起轉圈圈:“我真是太高興了。”

    蜜七七雙手環繞多爾袞的脖子,羞澀的笑不露齒,心里卻早已似雜草生長那般,肆無忌憚的瘋狂著:“穿越一次賺大發了。”

    “小玉兒,在這吃的,住的可還習慣”用過早膳,小玉兒前去阿巴亥那請安,阿巴亥便把她留了下來閑話家常。

    小玉兒抿抿嘴唇,話答得勉強:“還湊合吧。”

    阿巴亥是個長相精致溫婉的美人,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彎彎,眼睛彎彎,顯得格外慈眉善目,她摸摸小玉兒的頭:“如果有什么不適應的地方,隨時跟姨母講。”

    小玉兒猶豫再三,還是決定絮絮叨叨的把,自己的不滿意之處都說了出來,無論如何她都是決計不能委屈自己的,不論她家的狀況如何,但是在家里是她是父母掌心寵愛的寶,基本上事事都順心遂意:“就是咱這里吃東西吃的太精細了些,沒有在草原上豪爽,吃肉要用筷子一口一口的夾,不能跟草原上似的,拎著一個大大的烤羊腿就是咬,還有這里規矩也太多吧。”

    阿巴亥含笑,不動聲色的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得空跟自己的貼身侍女倩影對視一眼。

    “兒子見過額娘,給額娘請安。”小玉兒跟阿巴亥沒說多大一會子的話,多鐸就從門外晃了進來。

    小玉兒登時手忙腳亂的放下點心,忙著擦嘴,她挺直身子向門后看去,最后看遲遲不見人影,才出聲詢問:“多鐸,你哥哥呢?”

    “大概是出宮去八哥那了吧。”多鐸隨口一答,小玉兒聞言已如泄氣的皮球,挺直的腰板瞬間垮掉。

    阿巴亥聽說多爾袞這么早就跑去了皇太極那,不由得蹙了蹙眉頭:“多爾袞現在去四貝勒哪里,真是愈發的勤快了。”

    為了給小玉兒這個外甥女創造機會,她這個姨母做的可是夠夠的,明知道多爾不愿意跟她玩在一起,卻還硬生生給多爾袞下命令幾日內不準離宮。

    多鐸不開心的癟癟嘴:“額娘這也怨不得哥哥,還不是因為。”他瞧了小玉兒一眼,識趣的閉上嘴巴,要不是多爾袞早上離開的時候,任他怎么請求都不帶他一起走,他現在怎么會待在宮里呢,一段時日不見,他對大玉兒也是蓄足了想念。

    “行了,多鐸先下去忙你的吧。”阿巴亥被多爾袞的事情,纏繞的焦頭亂額,她擺了擺手示意多鐸先下去,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又把他叫住:“多爾袞回來以后,叫他上額娘這來一趟。”

    小玉兒還有事情要問多鐸,見他已經走了,自然也忙跟阿巴亥道了辭,隨后追了出去,她旁若無人地對其大喊大叫起來:“多鐸,你給我站住,我有話問你。”

    “你干嘛”多鐸被迫止住腳下的動作,滿面不耐煩。

    “多爾袞出宮去四貝勒那干什么”小玉兒黑著臉,質問多鐸。

    多鐸聽了她的話不免覺得好笑,他對她早就看不過眼,這時幾句話連珠炮似的對她發了出去:“你是誰,有什么資格把手伸的那么長,管的那么寬,難不成我哥去親兄弟那玩一遭,還得通報你不成”

    小玉兒快速的否認:“誰說我沒資格。”她氣急的跺跺腳,只恨自己現在不能把那層窗戶紙捅破,事實上她的額娘在她來之前就已經告訴了她,她的姨母有意叫她嫁給她的二兒子,也就是多爾袞,她朝多鐸放下狠話:“多鐸,你好好的看著,有一天我一定會名正言順的慣著多爾袞的。”

    “這好像不是你一個人能說的算的。”多鐸輕笑,他突然湊近小玉兒,壓低聲音:“看在你是我表姐的份上,我就偷偷告訴你,我哥已經有了心上人,那個人比你年輕,比你漂亮,比你脾氣好,比你。”他裝模作樣的將小玉兒,從上到下仔細的打量了一遍,做出很無奈的樣子,感慨著總結:“你實在是連她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小玉兒被多鐸氣的牙癢癢,細眉一挑,哼了一聲,直接撫著自己的小丫頭走開。

    多鐸扭身叫住小玉兒,他雖然對她不是那么的喜歡,但是念在親戚的情分上,他還是愿意提點她一二的:“表姐麻煩你認清楚狀況,這里已經不是由得你撒野的草原了,我是大汗的兒子,也是你來到這所仰仗的大樹的兒子,你以后最好對我客氣點。”

    小玉兒頓了頓腳步,然而只是頓了頓,緊接著便繼續走了下去。

    “這才幾天沒叫他出門,昨天他求得自己剛一允許,今天可到好大早上就見不到人影。”送走小玉兒,多鐸,阿巴亥拉過倩影同她說話:“你冷眼看著大玉兒和多爾袞怎么樣?”

    “任由他們現在怎么樣,到最后說的算的不還是大汗跟大福晉嗎”倩影立在阿巴亥的身旁,話說的很是中肯:“況且兩個半大的孩子之間能有什么真感情。”

    阿巴亥情緒恍惚的搖了搖頭:“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這心里就是有一種感覺,多爾袞與大玉兒之間沒有我們想的那么簡單。”

    倩影上前幫阿巴亥按摩太陽穴的部位:“必是大福晉多慮了,無非就是兩個孩子之間多相處,玩了幾天,彼此之間比較了解熟悉罷了”

    “但愿如此。”阿巴亥閉上眼睛,如此說了一句,緊接著感慨似的:“但是這小玉兒如何瞧著,的確都是沒有大玉兒好的。”

    倩影無聲的默認。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小玉兒的房內傳出陣陣撕扯東西,砸碎器具的聲音。

    “格格這可不是咱們自己家的東西,可不能毫無顧忌的摔啊。”小玉兒的貼身丫鬟,擋在她的身前,攔截住她正要摔得一個白瓷花瓶,有理有據的規勸她。

    “死丫頭,連你也欺負我初來乍到。”小玉兒狠掐了下赤珞的面頰,一腳把她踢到在地,見赤珞張張嘴,一副還欲說點什么的樣子,立馬指著她發號施令:“給我張嘴,不許拖泥帶水,用力著些,清脆著些。”

    小玉兒嫌棄的打量著這屋子,越來越覺得還是自己的蒙古包好,小聲的自言自語:“這是什么盛京,就沒叫我過過一天舒心的日子。”

    心想著,要不是額娘說來這,她就可以做后金未來的女主人,跟姨母那樣風光,她才不愿意來呢。

    “蘇茉爾,你來了。”豪格安靜的在太陽下捧著一本書,躺在搖椅上,當他看到蘇茉爾時,對她招了招手,嘴角溢出一抹笑。

    “怎生穿的這樣單薄。”雖說已經入了春,但是暖融融的春光中,依舊夾雜著不少涼颼颼的寒風,蘇茉爾說著輕車熟路的進了屋,取來一個墨色的披風替他披好。

    “你們格格在做什么呢?”豪格借著蘇茉爾幫她蓋披肩的時候,突然出手捂住了她的手。

    TAG:含著丫鬟的奶頭

    點個贊再走唄! ()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相關資訊

  • 向后聳動肥白大屁股-做的時候拔出去會響

    向后聳動肥白大屁股-做的時候拔出去會響

    2021-06-12 11:26:26 第二天。陸未晞睜眼的時候,太陽已經高升。她努力的想動一下身起來,竟然發現,自己已經累到連指尖都沒了力氣。昨晚的情形漸漸浮現出來,她簡直——恨不得拉著被褥蓋起臉。真的,有點丟臉了。秦之游昨晚上
  • 阿阿太大了好深不要了/好爽快點我受不了了

    阿阿太大了好深不要了/好爽快點我受不了了

    2021-06-12 10:27:39 铦之冢宅邸內&hellip;&hellip;各位剛一進門,就注意到了那不同尋常的氣氛,貓澤家與铦之冢家的長輩的相談甚歡,并沒有什么嚴肅的氣氛。铦母注意到了各位“看,說著說著孩子們就回來了,小光,小馨,小環,小春緋,今天
  •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2021-06-12 10:24:27 “你確定?”沈棠不得不在確認一遍。楊韌肯定地點點頭,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尤其是話不多的那個男人,要是眼睛可以射刀子的話,他相信自己已經死過無數回了。“人類簡直藥丸!”煤球看著眼前的
  • 乖夾好玉勢別掉出來/車內被強高H

    乖夾好玉勢別掉出來/車內被強高H

    2021-06-12 10:22:58 情娘被忽然打開的門嚇了一條,這會兒正拍著胸口穿著粗氣:“公子只是要回去了嗎?”白鴿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往外走了一步然后把門關上:“不是,我是聽到了你的腳步聲所以來開門的,有什么事嗎?”情娘
  • 孕婦的又緊又滑/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腸

    孕婦的又緊又滑/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腸

    2021-06-12 10:21:01 天亮的時候,靳司梟依舊精神抖擻,而蘇北頂著個巨大的熊貓眼,二人結伴來到公司。“靳總早!”“靳總威武!”“靳總好帥!”公司里一大票女職員上來刷好感度和存在感,無一例外的眼冒紅心
  •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

    2021-06-12 10:18:39 *女主名字出現有,女主=悠然*有副cp韓野&times;顧夢*ooc有,重點不在兒童節,重點在游泳*放飛自我*我覺得我們白sir是時候出來秀一秀腹肌了!*祝食用愉快。夏天著實是一個令人愉悅又令人沉悶的季節,特別是散發著懶散
  • 啊 cao死你個浪貨3p/?;ū幌麓核幫枵勰? ></i></a>
<p><a href=啊 cao死你個浪貨3p/?;ū幌麓核幫枵勰?/a>

    2021-06-12 10:17:10 “這么開心?”司鈺把文件放到一旁,食指抬起了她的下巴。“當然開心了,這樣相當于司先生幫我撐腰了!”“既然這么開心,那我一直給你撐腰好不好?”司鈺嗓音微啞,帶著絲絲誘哄的味道。
  •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

    2021-06-12 10:15:40 “你怎么就那么敢篤定。”蜜七七輕輕掐了掐他的腰。“因為小爺護著你啊。”多爾袞蹭著蜜七七的頭頂回答。蜜七七被他的迷之自信逗得笑了:“小爺,你真可愛。”她揉了揉他的臉
  • 放蕩的公共廁所小說/老師穿長筒襪用腳安慰我

    放蕩的公共廁所小說/老師穿長筒襪用腳安慰我

    2021-06-12 10:14:09 楊倩兒跑到韓楓面前,趕緊遞上一瓶白龍藥水。韓楓搖了搖頭,這一戰,他沒受傷,但消耗巨大,需要的是元氣丹。這個岳勝男,不亞于周狼刀,甚至在大型武技的運用上還要強于周狼刀。只不過和韓楓比,就要差一些,畢竟韓楓是同時
  • 男人邊吃奶邊做好爽-同桌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緊

    男人邊吃奶邊做好爽-同桌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緊

    2021-06-12 10:12:00 余登科又捋了捋山羊胡子,說:“那日,我們不是寄信給一個地方了嗎?我們就按那個地址找過去,細細一問就會知道皇上在哪了!”這不就露陷兒了?按余登科的性子到時候一定會氣得挺過去!謊言終究是謊言,一
  • 一把扯下肚兜 含著雙乳/托著足月的肚子迎合

    一把扯下肚兜 含著雙乳/托著足月的肚子迎合

    2021-06-12 10:10:06 如果說秦笙的一生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在想著怎么能夠快速的成長然后像一個路標一樣筆直的站在秦惜吾的每一個人生重要路口為她做出最正確的指示,那么剩下的百分之十里有一多半她都在想著自己的人生到底有著怎
  • 真實亂小說目錄全文倫小說/咬住紅腫的花蒂猛吸

    真實亂小說目錄全文倫小說/咬住紅腫的花蒂猛吸

    2021-06-12 10:08:17 一路上什么都沒發生。飛行三個月后,林田和清廉回到了清廉教派。在塵封的秘密土地上,即使在隨時被圍困的情況下,紫羅蘭仍然保持著平靜。此時,他們飛到了清涼山的前面,但是她的臉上顯示出一絲疲憊。疲憊的顏色沒有
  • 久久综合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