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noscript id="xtqct"><dl id="xtqct"></dl></noscript></tbody>
<th id="xtqct"><pre id="xtqct"></pre></th>
<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track id="xtqct"></track></tbody>

<th id="xtqct"><track id="xtqct"><rt id="xtqct"></rt></track></th>

    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資訊情感資訊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

    2021-06-12 10:18:39【情感資訊】人次閱讀

    簡介*女主名字出現有,女主=悠然*有副cp韓野&times;顧夢*ooc有,重點不在兒童節,重點在游泳*放飛自我*我覺得我們白sir是時候出來秀一秀腹肌了!*祝食用愉快。夏天著實是一個令人愉悅又令人沉悶的季節,特別是散發著懶散

    *女主名字出現有,女主=悠然

    *有副cp韓野×顧夢

    *ooc有,重點不在兒童節,重點在游泳

    *放飛自我

    *我覺得我們白sir是時候出來秀一秀腹肌了!

    *祝食用愉快。

    夏天著實是一個令人愉悅又令人沉悶的季節,特別是散發著懶散的五月病的五月。在這種炎熱的酷暑之下,悠然甚至覺得吹來的風都是悶熱的。

    除了就是“風”本身的那人。

    白起剛洗完澡,他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白毛巾,上面被他淺棕色濕發滴落下來的水打濕,染成一道深色的水漬。他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襯衫——說是穿,不如說只是松松的掛在上面。胸前的扣子沒扣,水滴滑過他的胸膛,在上面印下稍有些曖昧的痕跡。悠然看見他胸前有著深淺不一的紅痕,臉上帶著不知是不是熱的而產生的奇妙的緋紅移開了視線。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雖然說該看的都看過了,不該看的也看過了。

    白起渾然不知僅僅過了幾分鐘她的內心就如此的豐富,他上前去把她攬進懷里,頭埋在她的脖頸間,軟軟的蹭了蹭。

    悠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推開他。“白起……我剛剛出了好多汗的。”

    她感到白起在她的頸間發出有些含糊的聲音。“沒關系……”

    她無奈的笑了笑。自從和自家學長交往后,他就越發的愛黏著自己。雖然人前依舊是一副公事公辦冷面警官的模樣。

    她可不想把白起的這份柔情分享給他的那幫龐大的迷妹團,她自己一個人欣賞就好啦。

    悠然撩開自己T恤后背汗濕的那片衣服,用手抹了一把,上面全是汗。白起用紙巾吸干她手上的汗水,拿起一旁的團扇替她散熱。悠然泄了氣般長長的“啊”了一聲。“停電了啊……好熱。”所以她和白起才在院子外面乘涼。

    感覺自己過成了老年人一般的生活……

    “晚上就來電了。”

    她身子一倒,頭枕在他的腿上,雙手捂著眼睛。“怎么辦啊,感覺要被熱死了……”

    白起用手溫柔的順了順她的頭發,當做安撫。他想了想,“要去游泳嗎?”

    說去游泳就去游泳。

    到了游泳館之后,悠然抱著游泳圈傻眼了,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韓野帶著一臉爽朗的笑容向他們打招呼,一旁的顧夢假裝不認識她一般的看向旁邊。悠然上去拍了拍顧夢,她一臉“你干嘛”的表情回望著她。悠然看了看他們倆。

    “藏得還挺厲害的哦。”

    韓野笑嘻嘻的討好她:“這不是怕你阻止辦公室戀情嘛。”

    白起看了他一眼,韓野心領神會,拉著顧夢走了。“我們先走啦,不打擾白哥和嫂子了,你們好好玩,我們去那邊。”

    于是韓野又一次見到白起的時候,發現白起在深水區里眼巴巴的望著——淺水區那邊。韓野有些好奇,便上前去和自家老大打了個招呼。

    “白哥,干嘛呢?我們老板呢?”

    “她不會游泳,在那邊。”白起說完,指了指兒童區。

    韓野:“……”

    韓野:“白哥,我覺得你這樣不行啊,游泳那么好的機會,你居然放任她一個人在兒童區玩。”

    白起聽得一頭霧水,“什么機會?”

    韓野這是恨鐵不成鋼,說好的鋼鐵直男還真的是超級鋼鐵啊。“你可以教啊。”他湊過去小聲的對白起說了些什么,白起聽完后沉默了一會兒。韓野知道他這個反應就是聽進去了,拍了拍他的肩,便沒再多說些什么。

    白哥,我只能幫你到這里了!

    有人在淺水區看向那邊正在交談些什么的白起韓野二人,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不自覺的抱緊了自己腰間的游泳圈。

    她也好想去白起那邊啊……

    于是她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深水區的高度是1.8米。她走過去的時候已經不見白起的身影了。她便在邊緣處坐了下來,小腿伸入水中,正猶豫要不要下水。突然一道黑影從水底下顯現,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下了水。

    失去了著力點的她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嗆了一大口水,她慌張的撲凌著,抓到面前人的手臂就往他身上爬。

    “咳咳……”

    悠然終于浮出水面,頭埋在眼前人的脖頸間。她的手插進他的發間,好一陣等她緩過勁來時才認出他來。“白起,你干嘛啊……”她小聲在白起耳邊嘟囔,旁觀者大概只會覺得這是情侶間的調情。一股熱氣淺淺的吹在他被水泡得冰涼的耳垂時的酥麻感更為明顯。他小聲的嘖了一聲,但還是先關心著她。“嚇到你了?”白起輕聲道。悠然小幅度的點點頭,沒用多大勁的捶了他一下,似乎是在控訴他欺負她。白起的壞心眼一下子就上來了,唇角彎起一絲弧度。“要和我學游泳嗎?”

    悠然猶豫了一會兒。“我怕我學不會啊……”

    其實以前她也有在外面報過游泳班,但也許是天賦的問題,她對游泳這項運動完全是無能為力的狀態,怎么學也學不會。但她沒好意思和白起說,也沒將后半句說出來。白起似乎是看出了她后半句要說的話,笑了笑。“沒關系,對你我總是有足夠的耐心。我會是一個好老師的。”

    他拍了拍悠然的后腰,“你先下來。”

    她才反應過來此刻他們的姿勢是多么曖昧,感覺周圍人的視線一下子都聚集過來了。到她此刻卻是硬著頭皮不敢放手。說的容易,可是該怎么下啊……她又不會游泳。“我淹死怎么辦啊……”她感覺她都要哭出來了。白起笑了笑,“有我在,你擔心什么。”

    她攀住他脖子的手終于慢慢的松開,白起抓住她的雙臂不讓她沉下去。雙腳觸碰不到地面的感覺讓她十分沒有安全感。她小聲的對白起說:“你讓我扶著邊緣好不好啊……你在我身邊,我……壓力好大。”

    白起是受過軍事化教育的人,就算她知道白起不會用相同的方法來教她,但她也保不準自己會腦補出什么白起按著她的頭讓她練習潛水什么的……想想就感覺超級可怕。

    白起拒絕了她的提議。“你扶著我就行了,我覺得我更穩。”

    悠然:“……”

    雖然悠然對他的這句話有些無語,但他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會讓人有一種莫名的安心感。白起穩穩的攀住她的腰部,悠然也鼓起勇氣一頭扎進水。白起把她抱起來,她不住的往外咳嗆到的水。白起有些無奈的笑了笑,“你這是想淹死還是學游泳。”

    他們的身體靠得很近,白起甚至能感受到她胸腔起伏的幅度。她的手臂滑溜溜的緊緊環住他的脖子,鬢發擦過他的耳畔,還有淺淺的喘息打在他的脖頸間。他眼神黯了黯。

    “快點學,早點回去。”

    她有些疑惑,“怎么那么急著走了,家里還沒來電呢。”

    白起沒說話,只是小聲的“嘖”了一下。“有點不妙啊……”

    他這句話說的略微有些含糊,悠然不明所以,但沒深究。她面露愁容,把漂浮在一旁的游泳圈抱過來,趴在游泳圈上,哭喪著臉。“算了吧……我還是好害怕啊,學不會的。”

    白起拍拍她的背,安撫她。“你不學才不會,有我在,沒什么好怕的。”

    轉而把她攀著的游泳圈抽走,悠然不得不繼續緊緊抓著他的手臂防止自己沉下去。“再試一次吧。”白起鼓勵她,用手托著她的腹部。“試著浮起來,不要害怕。”

    這句話他對她說過很多遍,悠然猶豫了一下,為了不讓他失望,她還是決定試一試。

    她知道白起是一個一旦認定了某件事就不會去輕易放棄掉的人。她試著把身體懸浮了起來,這一瞬間她清奇的腦回路想到的竟然是學不會的話回去之后白起會不會揍她。她想到白起一拳把韓野打下了三樓的威力就覺得無比驚悚,即使是知道白起不可能會揍她的就是了。

    她回過神來后發現自己竟然做到了,白起的手已經從她腹部移開,轉而在前方握緊了她的手,十指相扣,無奈的含著笑看著她。悠然身體前傾,摟住他的脖子,嘿嘿的笑著討好他。“好像也……不難嘛。”

    說完后,她又狗腿的補充了一句,“還是白老師教導有方。”

    她和白起已經在游泳館的淋浴間里簡單的沖洗了一下,也沒開車,就這么跟他手拉著手走回去。她有些無聊,就拽著他的手甩啊甩,他也就好脾氣的任她玩這種幼稚的游戲。

    “家里應該已經來電了吧,”她哀嚎一聲,“好想吹空調啊——”

    白起無奈的笑了笑,輕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空調病真嚴重啊,要戒掉。”盡管這么說,白起還是握緊了她的手,牽起,在唇邊輕吻了一下。“等我們走回去洗好澡的時候就來電了。”

    “好餓呀,游泳很耗費體力的。今晚吃什么呀?”

    “都是你愛吃的。你回去洗澡,我做飯。”

    他說完,悠然就往他身邊擠,挽著他的手臂。雖然這樣的姿勢很限制行動,但他并不討厭,也就任她去了。

    “我的白先生真好呀。”

    白起低頭,看著她頭頂被夕陽映得紅撲撲的臉頰,自己的臉上也帶著一抹笑容。

    “是嗎。”

    TAG:蝴蝶使用感受

    點個贊再走唄! ()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相關資訊

  • 向后聳動肥白大屁股-做的時候拔出去會響

    向后聳動肥白大屁股-做的時候拔出去會響

    2021-06-12 11:26:26 第二天。陸未晞睜眼的時候,太陽已經高升。她努力的想動一下身起來,竟然發現,自己已經累到連指尖都沒了力氣。昨晚的情形漸漸浮現出來,她簡直——恨不得拉著被褥蓋起臉。真的,有點丟臉了。秦之游昨晚上
  • 阿阿太大了好深不要了/好爽快點我受不了了

    阿阿太大了好深不要了/好爽快點我受不了了

    2021-06-12 10:27:39 铦之冢宅邸內&hellip;&hellip;各位剛一進門,就注意到了那不同尋常的氣氛,貓澤家與铦之冢家的長輩的相談甚歡,并沒有什么嚴肅的氣氛。铦母注意到了各位“看,說著說著孩子們就回來了,小光,小馨,小環,小春緋,今天
  •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2021-06-12 10:24:27 “你確定?”沈棠不得不在確認一遍。楊韌肯定地點點頭,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尤其是話不多的那個男人,要是眼睛可以射刀子的話,他相信自己已經死過無數回了。“人類簡直藥丸!”煤球看著眼前的
  • 乖夾好玉勢別掉出來/車內被強高H

    乖夾好玉勢別掉出來/車內被強高H

    2021-06-12 10:22:58 情娘被忽然打開的門嚇了一條,這會兒正拍著胸口穿著粗氣:“公子只是要回去了嗎?”白鴿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往外走了一步然后把門關上:“不是,我是聽到了你的腳步聲所以來開門的,有什么事嗎?”情娘
  • 孕婦的又緊又滑/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腸

    孕婦的又緊又滑/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腸

    2021-06-12 10:21:01 天亮的時候,靳司梟依舊精神抖擻,而蘇北頂著個巨大的熊貓眼,二人結伴來到公司。“靳總早!”“靳總威武!”“靳總好帥!”公司里一大票女職員上來刷好感度和存在感,無一例外的眼冒紅心
  •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

    2021-06-12 10:18:39 *女主名字出現有,女主=悠然*有副cp韓野&times;顧夢*ooc有,重點不在兒童節,重點在游泳*放飛自我*我覺得我們白sir是時候出來秀一秀腹肌了!*祝食用愉快。夏天著實是一個令人愉悅又令人沉悶的季節,特別是散發著懶散
  • 啊 cao死你個浪貨3p/?;ū幌麓核幫枵勰? ></i></a>
<p><a href=啊 cao死你個浪貨3p/?;ū幌麓核幫枵勰?/a>

    2021-06-12 10:17:10 “這么開心?”司鈺把文件放到一旁,食指抬起了她的下巴。“當然開心了,這樣相當于司先生幫我撐腰了!”“既然這么開心,那我一直給你撐腰好不好?”司鈺嗓音微啞,帶著絲絲誘哄的味道。
  •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

    2021-06-12 10:15:40 “你怎么就那么敢篤定。”蜜七七輕輕掐了掐他的腰。“因為小爺護著你啊。”多爾袞蹭著蜜七七的頭頂回答。蜜七七被他的迷之自信逗得笑了:“小爺,你真可愛。”她揉了揉他的臉
  • 放蕩的公共廁所小說/老師穿長筒襪用腳安慰我

    放蕩的公共廁所小說/老師穿長筒襪用腳安慰我

    2021-06-12 10:14:09 楊倩兒跑到韓楓面前,趕緊遞上一瓶白龍藥水。韓楓搖了搖頭,這一戰,他沒受傷,但消耗巨大,需要的是元氣丹。這個岳勝男,不亞于周狼刀,甚至在大型武技的運用上還要強于周狼刀。只不過和韓楓比,就要差一些,畢竟韓楓是同時
  • 男人邊吃奶邊做好爽-同桌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緊

    男人邊吃奶邊做好爽-同桌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緊

    2021-06-12 10:12:00 余登科又捋了捋山羊胡子,說:“那日,我們不是寄信給一個地方了嗎?我們就按那個地址找過去,細細一問就會知道皇上在哪了!”這不就露陷兒了?按余登科的性子到時候一定會氣得挺過去!謊言終究是謊言,一
  • 一把扯下肚兜 含著雙乳/托著足月的肚子迎合

    一把扯下肚兜 含著雙乳/托著足月的肚子迎合

    2021-06-12 10:10:06 如果說秦笙的一生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在想著怎么能夠快速的成長然后像一個路標一樣筆直的站在秦惜吾的每一個人生重要路口為她做出最正確的指示,那么剩下的百分之十里有一多半她都在想著自己的人生到底有著怎
  • 真實亂小說目錄全文倫小說/咬住紅腫的花蒂猛吸

    真實亂小說目錄全文倫小說/咬住紅腫的花蒂猛吸

    2021-06-12 10:08:17 一路上什么都沒發生。飛行三個月后,林田和清廉回到了清廉教派。在塵封的秘密土地上,即使在隨時被圍困的情況下,紫羅蘭仍然保持著平靜。此時,他們飛到了清涼山的前面,但是她的臉上顯示出一絲疲憊。疲憊的顏色沒有
  • 久久综合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