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noscript id="xtqct"><dl id="xtqct"></dl></noscript></tbody>
<th id="xtqct"><pre id="xtqct"></pre></th>
<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track id="xtqct"></track></tbody>

<th id="xtqct"><track id="xtqct"><rt id="xtqct"></rt></track></th>

    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資訊情感資訊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2021-06-12 10:24:27【情感資訊】人次閱讀

    簡介“你確定?”沈棠不得不在確認一遍。楊韌肯定地點點頭,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尤其是話不多的那個男人,要是眼睛可以射刀子的話,他相信自己已經死過無數回了。“人類簡直藥丸!”煤球看著眼前的

    “你確定?”沈棠不得不在確認一遍。

    楊韌肯定地點點頭,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尤其是話不多的那個男人,要是眼睛可以射刀子的話,他相信自己已經死過無數回了。

    “人類簡直藥丸!”煤球看著眼前的立柱,喃喃道。

    沈棠看著眼前那些大大小小的胚胎,不由自主地點點頭看向墨一,這無意中地一瞥他才發現,墨一的臉冷得跟冰似的。

    “墨一,怎么了?”

    墨一回神,看向沈棠:“你不覺得這些孩子有些像我嗎?”

    他翹起一邊嘴角,眼睛里卻毫無笑意。沈棠渾身打了個哆嗦,撇開了目光,腦海里卻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叫徐晨晨的男孩。

    “我開玩笑的,走吧。”墨一淡淡轉身。

    “喂!你們不要肉了嗎?”楊韌喊道。

    沈棠一腳踹在他后腿窩上:“肉肉肉!這特么是人!簡直喪心病狂!”

    楊韌一個趔趄,好歹站穩了腳跟,但是終于不不嚷嚷了。

    出了實驗樓地下室,外面刮起了狂風,沙土伴著樹葉枯枝席卷而來,墨一腳步不停,徑直走到圍墻后的井蓋,毫不遲疑地跳了下去。

    沈棠察覺他的不對,立刻跟了上去,一把扯住他的手臂:“你這是干嘛?忽然發什么瘋?”

    墨一回頭看了他一眼,垂下眼瞼:“我碰見了一個老熟人。”

    老熟人?沈棠縮回手,下意識地以為是他的朋友,或者更親密的人。但墨一卻緊緊握著他的手,不讓他放開:

    “解釋不清,待會兒你看見就知道了。”

    說著他率先朝著之前的拐角走去,隨著他們越來越近,那股腐臭的味道越來越濃,甚至到有些嗆鼻的地步。

    墨一仍舊面不改色,沈棠和煤球卻已經接連打了無數個噴嚏,其中最愜意的要屬纏在沈棠大腿上當掛件的變異植物了。

    它在楊韌瞪大的眼皮子底下一點一點地舒展著自己的筋骨,然后順著他的小腹一路怕到沈棠的脖頸,頭頂的一片葉子愜意地朝著前方探去。

    “它,它,它是活的!”楊韌嘴巴張得都能吞下一個拳頭。

    自打見了那些被楊韌稱之為鮮肉的胎兒,沈棠對他就沒什么好感,聞言也不搭理,那變異植物吧唧一下將一條觸手甩到他臉上,沈棠也假裝沒看見。

    煤球看著楊韌被整的兩腿戰戰的樣子,咯咯直笑:“小吧唧,你可真壞!”

    小變異植物顯然挺喜歡這個新名字,吧唧兩下又甩了兩條觸手在楊韌臉上,沈棠看楊韌站都有些站不穩了,好笑地撓了撓吧唧的葉片。

    “你就待著這里,我去前面看看。”墨一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然后率先走了出去。

    沈棠頓時不干了,一把扯住他的手:“你什么意思!要去一起去!”

    兩人對視一眼,沈棠毫不退縮,墨一嘆了口氣,朝他招了招手。

    沈棠一掌劈在楊韌的后頸,看他暈了過去,這才放心地跟上去。

    吧唧纏在沈棠脖頸上,觸手隨著他們越來越靠近那股腐臭的來源而不斷攪緊。

    “咕嚕~咕嚕~咕嚕~”

    粗重的呼吸音隨著他們的靠近越來越響,兩人謹慎地走了幾步,終于在拐角之后幾步路的地方看清了那家伙的真容。

    那是一株有一人高,花盤有三四個人臉大小的植株,深紅色的花盤上沁出深紅色的液體,不知道是液體還是血,花盆的正中偏下位置,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利齒隨著花盤地一呼一吸層層疊疊地涌上來,又落回去。

    在它埋在土里的部分,褐色的根莖上生出許多白色氣根,不過現在它們顯然不單純是用來從空氣中汲取養料,而是兼具發現獵物的作用。

    一群新鮮血肉的滋味顯然極大地刺激了它,它蜷縮成團的寬大葉片像門簾一般肉眼可見地舒展開來。

    如果不是那股腐臭味的提醒,沈棠倒是很想上去去摸一把它的葉子,因為它的葉片極美,是一種黃色帶著淺綠,仿佛一副隨心所欲又蠱惑人心的油畫一般,非常美。

    “來了!”墨一提醒,手里同時白光閃過,最后凝實成一把細長的刀。刀身極薄極窄,泛著銀白色的亮光,沈棠有些羨慕,同時收斂心神,謹慎地注視著眼前觸角左右游移的食人花。

    “他們到哪里去了?拉個屎要這么長時間嗎?”

    “福哥,你說會不會是有人進來了?他們兩個已經......”

    “嗯?嗯!你說的有道理,咱們巡了這么大一圈,大門那邊也好久沒瞅瞅了,走,抄上家伙,咱們出去看看!”

    緊接著一陣腳步聲響起,眨眼間就轉到了眼前。沈棠和墨一對視一眼,立刻跳出一丈遠。

    只聽轟隆一聲,緊接著他們背后的土墻忽然炸開,沈棠還沒看清臉,劈頭蓋臉就是一陣血雨飄了過來,嘩啦啦淋他身旁被噪聲激惹的食人花上。

    沈棠被那味兒刺激的胃里一陣翻騰,因為心里明白這血肉是什么東西,更是惡心至極。擱這時候偏偏那些人看見他和墨一站在那一塊兒,還特別囂張,二話不說各番異能都使了出來,手段極其狠辣。

    兩人也不是吃素了,那食人花食了肉,一時顧不上他們兩,也斷了他們兩的后顧之憂,兩人更沒什么可束手束腳的,擼了袖子就干。

    沈棠反應極其敏銳,墨一一把刀也使得出神入化,兩人背靠背,一時將周身護得密不透風,那些人近身不得。

    其中一個剃著光頭,瘦長臉的家伙大概就是福哥了,見一時攻不下他們兩,眼珠子一轉,看了一眼他們身后的食人花就來了主意。

    "喂!"他躲在一個土系異能者和一個風系異能者后面喊話道,"我那兩個兄弟是不是折你們手上了!識相的趕緊放人!咱們基地能人很多,你們可別犯傻!"

    沈棠冷笑:“我們什么都沒干呢你們二話不說,上來就對我們下死手,我們這要是一停手,可不得被你們干死??!還有,別嚇唬我,我這人膽子小,說不定一發瘋,就干出什么事兒來呢!”

    說完他應景地一拉最靠近他的一個男人,手腕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這腕子算是徹底碎了。

    福哥冷了臉:“別給臉不要臉!”

    說完他腳下用力,一個裝了鮮肉塊的袋子便朝著沈棠面門踢出去,沈棠機靈一躲,那撒出來的東西立刻掉到身后大張的嘴里,被食人花囫圇吞了個痛快。

    福哥本來是想速戰速決的,他領了幾個弟兄出來,本來是想出出風頭的。

    最近基地入口這一塊劃入了他的地盤,和其他地盤比,這可是一塊兒大大的肥差,從新入基地的人身上,盤剝一番總能榨出油水,盤剝之后再尋個借口將人騙到這地方,殺人埋尸都省了。

    平時都這么干,沒想到今天卻碰到一個硬茬,嘖,福哥看了一眼身前已經折了大半的人手,心說難道今天要折在這里了?

    TAG: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點個贊再走唄! ()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相關資訊

  • 向后聳動肥白大屁股-做的時候拔出去會響

    向后聳動肥白大屁股-做的時候拔出去會響

    2021-06-12 11:26:26 第二天。陸未晞睜眼的時候,太陽已經高升。她努力的想動一下身起來,竟然發現,自己已經累到連指尖都沒了力氣。昨晚的情形漸漸浮現出來,她簡直——恨不得拉著被褥蓋起臉。真的,有點丟臉了。秦之游昨晚上
  • 阿阿太大了好深不要了/好爽快點我受不了了

    阿阿太大了好深不要了/好爽快點我受不了了

    2021-06-12 10:27:39 铦之冢宅邸內&hellip;&hellip;各位剛一進門,就注意到了那不同尋常的氣氛,貓澤家與铦之冢家的長輩的相談甚歡,并沒有什么嚴肅的氣氛。铦母注意到了各位“看,說著說著孩子們就回來了,小光,小馨,小環,小春緋,今天
  •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小蕩貨好緊h/穿開檔內褲 露出小說

    2021-06-12 10:24:27 “你確定?”沈棠不得不在確認一遍。楊韌肯定地點點頭,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尤其是話不多的那個男人,要是眼睛可以射刀子的話,他相信自己已經死過無數回了。“人類簡直藥丸!”煤球看著眼前的
  • 乖夾好玉勢別掉出來/車內被強高H

    乖夾好玉勢別掉出來/車內被強高H

    2021-06-12 10:22:58 情娘被忽然打開的門嚇了一條,這會兒正拍著胸口穿著粗氣:“公子只是要回去了嗎?”白鴿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往外走了一步然后把門關上:“不是,我是聽到了你的腳步聲所以來開門的,有什么事嗎?”情娘
  • 孕婦的又緊又滑/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腸

    孕婦的又緊又滑/下面的小嘴想吃我的大肉腸

    2021-06-12 10:21:01 天亮的時候,靳司梟依舊精神抖擻,而蘇北頂著個巨大的熊貓眼,二人結伴來到公司。“靳總早!”“靳總威武!”“靳總好帥!”公司里一大票女職員上來刷好感度和存在感,無一例外的眼冒紅心
  •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

    嬌吟 清純 短裙 白嫩/蝴蝶使用感受

    2021-06-12 10:18:39 *女主名字出現有,女主=悠然*有副cp韓野&times;顧夢*ooc有,重點不在兒童節,重點在游泳*放飛自我*我覺得我們白sir是時候出來秀一秀腹肌了!*祝食用愉快。夏天著實是一個令人愉悅又令人沉悶的季節,特別是散發著懶散
  • 啊 cao死你個浪貨3p/?;ū幌麓核幫枵勰? ></i></a>
<p><a href=啊 cao死你個浪貨3p/?;ū幌麓核幫枵勰?/a>

    2021-06-12 10:17:10 “這么開心?”司鈺把文件放到一旁,食指抬起了她的下巴。“當然開心了,這樣相當于司先生幫我撐腰了!”“既然這么開心,那我一直給你撐腰好不好?”司鈺嗓音微啞,帶著絲絲誘哄的味道。
  •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

    把草莓一顆一顆吸進去蘇柔/含著丫鬟的奶頭

    2021-06-12 10:15:40 “你怎么就那么敢篤定。”蜜七七輕輕掐了掐他的腰。“因為小爺護著你啊。”多爾袞蹭著蜜七七的頭頂回答。蜜七七被他的迷之自信逗得笑了:“小爺,你真可愛。”她揉了揉他的臉
  • 放蕩的公共廁所小說/老師穿長筒襪用腳安慰我

    放蕩的公共廁所小說/老師穿長筒襪用腳安慰我

    2021-06-12 10:14:09 楊倩兒跑到韓楓面前,趕緊遞上一瓶白龍藥水。韓楓搖了搖頭,這一戰,他沒受傷,但消耗巨大,需要的是元氣丹。這個岳勝男,不亞于周狼刀,甚至在大型武技的運用上還要強于周狼刀。只不過和韓楓比,就要差一些,畢竟韓楓是同時
  • 男人邊吃奶邊做好爽-同桌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緊

    男人邊吃奶邊做好爽-同桌你胸真大水真多真緊

    2021-06-12 10:12:00 余登科又捋了捋山羊胡子,說:“那日,我們不是寄信給一個地方了嗎?我們就按那個地址找過去,細細一問就會知道皇上在哪了!”這不就露陷兒了?按余登科的性子到時候一定會氣得挺過去!謊言終究是謊言,一
  • 一把扯下肚兜 含著雙乳/托著足月的肚子迎合

    一把扯下肚兜 含著雙乳/托著足月的肚子迎合

    2021-06-12 10:10:06 如果說秦笙的一生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在想著怎么能夠快速的成長然后像一個路標一樣筆直的站在秦惜吾的每一個人生重要路口為她做出最正確的指示,那么剩下的百分之十里有一多半她都在想著自己的人生到底有著怎
  • 真實亂小說目錄全文倫小說/咬住紅腫的花蒂猛吸

    真實亂小說目錄全文倫小說/咬住紅腫的花蒂猛吸

    2021-06-12 10:08:17 一路上什么都沒發生。飛行三個月后,林田和清廉回到了清廉教派。在塵封的秘密土地上,即使在隨時被圍困的情況下,紫羅蘭仍然保持著平靜。此時,他們飛到了清涼山的前面,但是她的臉上顯示出一絲疲憊。疲憊的顏色沒有
  • 久久综合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