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noscript id="xtqct"><dl id="xtqct"></dl></noscript></tbody>
<th id="xtqct"><pre id="xtqct"></pre></th>
<rp id="xtqct"></rp>
<tbody id="xtqct"><track id="xtqct"></track></tbody>

<th id="xtqct"><track id="xtqct"><rt id="xtqct"></rt></track></th>

    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資訊情感資訊

    國產熟女高潮精選合集(繼室嬌嬌女(穿書))最新章節列表

    2021-07-09 14:47:07【情感資訊】人次閱讀

    簡介因為姐姐的病,全家從農村搬到市區住。付不起醫藥費,院長可憐我們,讓我全家在醫院打工維持生計和醫藥費。我被分配到太平間上班。今天我第一天上班,就被守尸人老劉頭嚇到了。他頭發凌亂,從眉毛到嘴角有一道猙獰的

    因為姐姐的病,全家從農村搬到市區住。付不起醫藥費,院長可憐我們,讓我全家在醫院打工維持生計和醫藥費。

    我被分配到太平間上班。今天我第一天上班,就被守尸人老劉頭嚇到了。

    他頭發凌亂,從眉毛到嘴角有一道猙獰的疤痕,和人說話時,疤痕一動一動的,像一張血盆大嘴。

    “娃,守尸人這碗飯可沒那么好吃。你怕尸體嗎。”

    他聲音特別難聽,和村里的老鴰叫一般。

    “不怕!”

    我挺直了胸膛。

    “去把冰柜里的尸體全搬出來,再裝回去。”

    他死氣沉沉的眼珠子看著我,遞給我一串鑰匙。

    我熱血上涌,快步走到最里面,打開第一個冰柜,一把拽了出來,一股寒氣和詭異的味道撲面而來。

    冰柜里是個少婦,半邊臉被拍爛了,整個腦袋像個血糊糊的肉球。雪白的胸部堅挺著,愈發的白。

    濃烈的味道加上強烈的視覺沖擊,我嗷嗚一下就吐了出來,蹲在地上不停的嘔吐著,許久才停。

     文學


    老劉頭捂著肚子哈哈大笑,難聽的聲音在停尸房里回蕩著。

    我強忍住惡心,站起來擦擦嘴,雙手伸進冰柜,感覺到一陣刺骨的涼意。

    當我抓住少婦身體的時候,一陣油膩冰涼的感覺襲來,像抓到一塊凍豬肉一般。我一咬牙一使勁兒,就把她拽了出來。

    堅硬的腦袋一下子頂在我肚子上,尸體下半身全部顯露出來,她下身竟然沒穿衣服!

    尸體的味道更濃了,我扭頭深呼吸了兩口氣,轉身再次用力,把她徹底拽了出來。

    尸體比我想象得要沉,一下子倒在我身上,沾得我渾身都是血。我使勁兒把她背起來,往旁邊的床上放去。

    “記住,背尸的時候,不要左右看,聽到人叫你,千萬不要回頭。”

    老劉頭嘟囔著,我點點頭,把尸體放到床上,女尸的上衣被我徹底拽開,露出雪白的雙峰,我第一次見到這么香艷的場景,咽了一下口水,咕嚕一聲。

    “不可對尸體心生邪念。不然,要遭報應的。”

    老劉頭又說到,我哦了一聲,趕緊轉過頭,可滿腦袋都是剛才那副香艷的場景。

    沒想到背尸還是個體力活兒,我休息了一會兒,又把尸體背在身上,放了回去。

    放回第一個,我伸手就要去開第二個冰柜。

    “停!”

    老劉頭鷹爪一般的手猛地抓住我,惡狠狠的說:“記住,永遠也不要打開二號冰柜。”

    我一愣,沒敢問為什么,就繼續開三號冰柜。

    三號冰柜是個彪形大漢,身上有很多傷口,最嚴重的一個在心臟處,肉外翻,里面泛著猩紅色。

    詭異的是,彪形大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著我!

    我哆嗦了一下,看了一眼老劉頭,心里一陣發虛。

    一陣惡心的感覺再次涌起,我扭頭沖著別處大口呼吸了幾下,這才好點。

    老劉頭走過來,咧開沒有血色的嘴:“娃,以后天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這碗飯,你還要吃不?”

    “吃!”

    我咬著牙說,太平間的工資是4000塊錢,比我爹娘做護工賺的不少。最重要的是,我歲數太小,除了做這個,別的地方不要我。

    “那你先背背這個男尸吧,要是能背動,就留。背不動,就走。”

    我點點頭,搓搓手,轉向別處大口呼吸了幾下,我雙手抓住大漢的肩頭,用力拽了出來。

    轉身把他抗在背上,比剛才的少婦重很多,我咬著牙,用盡全力,把他整個身子拽了出來。

    這下,他的全部重量都壓在了我背上,我覺得兩腿一軟,五臟六腑疼了一下,差點就把它扔到地上。

    想想我姐的病,我咬牙挺住了,不停的告訴自己,張強,你就是死,也得挺??!你挺不住,你姐的命就沒了!

    這么一想,我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硬生生的抗住了大漢的重量,往前走了一步。

    我從小身子就瘦弱,到現在才剛剛一米六,走出這一步,覺得連呼吸都困難了,五臟六腑都憋得特別難受。

    老劉頭就在我旁邊站著,一言不發。

    我咬著牙往前走著,終于走到床前,把尸體慢慢放下,我覺得渾身都虛脫了。

    “太慢了...”

    老劉頭搖著頭,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點燃了一根煙,慢悠悠的抽著。

    我沒敢多休息,咬緊牙再次把大漢抗了起來,尸體還沒離開床,我就覺得有點支撐不住了。

    稍微停了一下,我才緩慢的把大漢背了起來,挪到了冰柜處,當我把大漢放到冰柜里的時候,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老劉頭繼續抽煙,沒吭聲。

    休息了一會兒,我怕他說我,就站起來繼續搬第四個冰柜,這次里面是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尸體上沒有傷口,應該是病死的。

    我搬完所有尸體的時候,已是中午,老劉頭站起來,轉身離開,留下一句話:“留這兒吧。”

    我眼淚猛地涌了出來,瞬間覺得自己剛才的辛苦沒有白費,姐,爹,娘,我能賺錢了!

    老劉頭離開了幾分鐘,突然又回來了。

    “娃,我有事要出去,晚上應該能回來。你在這兒做好尸體登記,來了尸體必須放冰柜。記住,不管多大的事兒,第二個冰柜不能打開。”

    我趕緊點點頭,他轉身出去了。

    沒想到他一走,就開始忙了起來。不停的有各個科室往太平間送尸體,一下午送來了八具尸體。

    太平間是暫時停放尸體的地方,每天上午都會有一些靈車停在后門,家屬哭著把尸體迎走,送到殯儀館去火化。

    后來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只剩下三個空冰柜了!

    剛祈禱不要再來尸體了,急診又送來了四具尸體,全是剛剛出車禍死掉的。

    這下我徹底上愁了,老劉頭臨走的時候叮囑了,來了尸體必須放冰柜。這下冰柜不夠用可咋整。

    把三具尸體放好后,就剩下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脖子以下血肉模糊的,白裙子都染成血紅色的了。臉長得特別俊俏,讓人看一眼就會心動。

    我想起老劉頭的教誨,趕緊打消自己的念頭,默念了幾句阿彌陀佛,把她放到中間的停尸床上,盤算著該怎么辦。

    此時已是晚上9點,老劉頭還沒回來。我暗自腹誹著老劉頭,搬了個椅子坐著,靜等他回來。

    沒想到這一等就到了深夜12點,他還沒回來。我困了,就到值班室的床上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聽到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翻身坐起來,聽到那聲音是從停尸間里傳來的。

    悄悄走過去,那聲音突然消失了。

    我撓撓頭,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轉身要離開的時候,那咯吱咯吱的聲音又響了。像是一個東西在撓墻壁一樣,聲音尖銳,令人頭皮發麻。

    我猛地打開燈,那聲音的來源,赫然是第二個冰柜的方向!

    第2章 無頭男尸

    我出了一身冷汗,老劉頭警告過我,第二個冰柜千萬不能打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東西?

    這時,咯吱咯吱的聲音消失了,我站在不遠處,死死的盯著第二個冰柜。

    越是不讓我打開,我越是對第二個冰柜特別感興趣。心里有個聲音在不停的說:打開吧,打開吧,打開看看里面有什么。

    這時,敲門聲響了,又送來了一具尸體,送來的醫生說,因為死因不明,警局借用太平間的冰柜,明天取走。

    我一看,死者上半身撞爛了,腦袋徹底沒了。根本看不出年齡和長相,從下半身看,是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子。

    這個女孩子的尸體還沒地方放,又送來了個老頭子,我抓耳撓腮的,把尸體放到另外一張停尸床上,轉身去值班大夫那打聽老劉頭的電話號碼。

    他來不來的不要緊,關鍵是得告訴我現在該怎么辦。

    值班大夫是外科的張主任,我喊她張姨,挺喜歡我的,可我一說問老劉頭的電話號碼,她就不停的搖頭。

    “張強啊,這個老劉頭古怪的很,我們誰都沒有他的手機號。而且,我估計他也沒有手機。每天就是在停尸房里面呆著,連吃飯都在那兒吃,幾乎不跟我們說話...”

    我無奈,只好問她冰柜不夠用了該怎么辦,她說她也沒辦法,這種事情只能問老劉頭。

    走到停尸房門口,我就聽到里面又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

    這下,我長了心,快速推門沖了進去,打開燈,明確的聽到那聲音就是從第二個冰柜里發出的!

    我頓時慌了起來,老劉頭啊老劉頭,你不回來也就算了,可你堅持不讓我打開第二個冰柜,那里面現在不停的響,我到底該怎么辦?

    莫非,是里面的尸體...詐尸了?在瘋狂的撓冰柜的門?冰柜是鎖著的,不能從里面打開,只能用鑰匙從外面開。

    我正想著,咯吱咯吱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聲音特別大,聲音傳到走廊里,整個走廊里都充斥著刺耳的聲音。

    幾個同樓道值班的醫生不滿了,在走廊里叫嚷著:“哎,太平間的,干嘛呢?鬧鬼呢?”

    我嚇得說不出話來,把門關上,這樣傳到外面的聲音會小一點。

    刺耳的聲音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不停的響著,我正在糾結要不要打開冰柜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噗通一聲。

    扭頭,第二個停尸床上的無頭男尸,竟然掉到地上了!

    我驚呆了,剛才我確實往后退了一小步,可我距離無頭男尸還有好幾米遠,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我把男尸撞到地上的。

    停尸房的門關著,屋里只有我一個活人,所以唯一的解釋是...無頭男尸是自己掉到地上的!

    連續兩次詭異的事情讓我成了驚弓之鳥,站在原地不敢動彈,腦子里產生了一個念頭:跑!這活兒不干了!

    可我姐蒼白的臉突然就浮現在我眼前,她比我大三歲,剛剛上大學就查出來有白血病。我從小不好好學習,小學畢業就沒上學。和她比起來,我的爛命算啥?

    一想到我姐,我頓時不覺得怕了,猛地剁了一下腳:“都TM給老子安靜點兒!”

    也是怪了,我急中生智喊的這句話,卻讓整個屋子安靜了下來。

    我膽子更壯了一點,慢慢抱起無頭男尸,放回停尸床。

    這時,我才仔細打量一下這具尸體,這應該是個六十來歲的老頭子,家庭條件一般,手上,身上沒有佩戴任何東西,褲子和衣服被血漬和污泥沾滿,看不出樣式,但應該不是什么好衣服。

    大晚上的,被車撞死,也夠可憐的。我聽村里的老人說過,一般橫死的人死后不甘心,魂魄會出來鬧事,剛才尸體掉下去,該不會是這尸體的魂魄在搗亂吧。

    這時,身后傳開咯吱一聲,我猛地回頭,門莫名其妙的開了。

    門外,沒人!

    剛剛落下去的汗又鉆了出來,我剛剛想去關門,那門又咯吱一聲,自己關上了!

    似乎和關門聲遙相呼應一般,第二個冰柜里的咯吱聲再次響起,咯吱...咯吱...咯吱...比剛才更刺耳。

    我咽了一口吐沫,朝著冰柜的方向走去,太平間的冰柜都是并排的,像洗浴中心放衣服的柜子,我站在第二個冰柜前,取出鑰匙,猶豫著要不要打開。

    那冰柜里的東西似乎知道我要開門,安靜了下來。

    我慢慢蹲下來,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其它柜子的鎖都是金色的,這個冰柜的鎖跟別的不一樣,是綠色的,幽綠的顏色散發著一股陰森的感覺。

    我從鑰匙盤里找出2號冰柜的鑰匙,哆哆嗦嗦的插了進去。

    鑰匙一進去,我再次緊張得咽了一口口水,剛想轉動鑰匙的時候,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

    我頓時覺得全身發涼,剛才門已經關上了,如果有人進來,我一定會聽到開門聲!

    猛地回頭,原來是外科的張主任。

    “哎?張姨...怎么是你?”

    我哆哆嗦嗦的站起來,鑰匙沒拔,留在冰柜上。

    張主任笑著說:“張強啊,你做什么呢?門也不關。我在值班室就聽到太平間里聒噪得不行。“

    我趕緊站起來,指著2號冰柜:“張姨,聲音是2號冰柜發出的,不過劉師傅不讓我打開2號冰柜...”

    這時,我明顯注意到張主任的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

    “你是說...剛才那咯吱咯吱的聲音,是2號冰柜發出的???”

    她情不自禁的退后兩步,我點點頭,她眼神慌亂,又往后退了一步。

    “張強啊,什么也不要動!聽見沒?等劉師傅回來,他會有辦法的。”

    說著,她已經走到了門口,頓了一下,嘆了一口氣,似乎想說什么,最終還是沒說,出去了。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讓我更納悶的是,剛才張主任說我門也不關,可我明明記得把門關上了啊。

    被她這么一打岔,我更不敢開冰柜了,此時咯吱咯吱的聲音也消失了,我趕緊拔下鑰匙,重新坐下來,讓自己放松放松。

    這時我聽到外面走廊里傳來了幾個值班醫生的聲音:“聽說2號冰柜又響了啊...唉...可憐張強才16歲...”

    “是啊,這孩子人不錯,可惜了...”

    “老劉頭那死東西,也不回來了。”

    “他啊...”

    我心里愈加發慌,可當我走到走廊去問他們時,他們卻都散了,什么也不肯跟我說。

    只有張主任走到我跟前,拍拍我肩膀說:“強啊,這個工作,如果能換,就換了吧。”

    說完,她就回到自己辦公室,再也不理我了。

    我稀里糊涂的回到太平間,心亂如麻,在屋子里來回走動著,無意中瞥了一眼無頭男尸,突然覺得有點異樣。

    因為這個尸體太臟了,所以體表特征幾乎認不出來,可我換了個角度看,發現尸體褲子兜外翻著,內兜的布料是猩紅色的。

    它身上沾滿了污漬和血跡,剛才我一直以為這里是血染紅的,現在看來,這就是一個紅顏色的內兜。

    我清楚的記得,老劉頭從褲兜里掏東西的時候,褲兜內部的顏色也是猩紅色的!

    我趕緊仔細打量無頭男尸,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心里原因,越看它越像是老劉頭!

    “大家,大家快來看看...”

    我匆忙跑出去,結結巴巴的說:“我怎么看著,看著那個無頭男尸,那么像是...劉師傅??!”

    第3章 鬼壓床

    這句話把值班的幾個醫生都嚇到了,他們都互相看看,最后還是張主任帶頭站起來,臉色凝重的往太平間走來。

    幾個醫生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下無頭男尸,又互相看看,臉色都變了。

    “張強,你在這里待著,哪兒也不許去!”

    張主任說著,帶著幾個醫生匆匆離開了。

    我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呆呆的看著無頭男尸,心里默默念叨著:大哥啊,如果你真的是老劉頭,你是怎么死的???你怎么說死就死了啊,你這一走,我可怎么辦啊...

    我突然想起老劉頭走的時候囑咐我的話,他晚上會回來,到時候做好尸體做好登記,必須放冰柜,現在想想真是不寒而栗。哪想到,這無意囑咐的一句話,竟可能成為遺言了,出去是活人,回來就變尸體了。

    這時,走廊里傳來了許多腳步聲,我站起來,太平間走進來了十幾個人,領頭的是王副院長,我認識他。

    “你們都仔細認認,確定這是劉師傅嗎?”

    王副院長一說,他身后跟著的幾個醫生和護士都湊過來仔細瞅著??磥硭麄兪前呀裢磲t院所有的值班醫生和護士都叫來了。

    他們竊竊私語了一會兒后,都認為十有八九就是劉師傅。

    一聽這個,王副院長的臉色就拉了下來。

    “你是叫...”

    他指著我,半天沒想起來我叫什么,我趕緊說:“我叫張強。”

    “哦對...張強。”

    他揉揉眼睛,大約剛剛睡醒。

    “這樣,你接替劉師傅,以后太平間的事情,你全權負責。薪資的話,你現在待遇是多少?”

    我趕緊說是四千塊,他點點頭:“恩...只要你把太平間的活兒干好,工資漲到5000塊,而且,我可以向院方申請,免除你姐姐的一部分費用!”

    免除一部分費用?。?!

    這句話對我觸動太大了。我爹和我娘每天沒日沒夜的工作,就是為了給我姐賺錢做骨髓移植手術。如果真的可以免除一部分費用的話,我姐就能在有了合適骨髓的時候,盡早安排手術,那樣就有活下來的希望!

    只要我姐能活下來,我冒點風險又算什么?

    見我點頭答應了,王副院長如釋重負,拍拍我的肩膀要走,我趕緊拽住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王院長,尸體太多了,冰柜不夠用該怎么辦?”

    他揮揮手,邊走邊說:“你是負責人,自己想辦法。實在不夠用,給辦公室報費用,買!不過....”

    他突然停住,往回走,走到我跟前小聲說:“二號冰柜,千萬不要打開!”

    我的腦袋嗡了一下,還沒說話,他就帶著人走了。

    剩下我一個人站在那里發呆。

    過了許久,一陣尖銳的咯吱咯吱聲再次響起,打斷了我的發呆。

    又是二號冰柜,又是可惡的咯吱聲!

    我發瘋一樣的抓著自己的頭發,為什么不能打開,為什么?

    許久之后,咯吱聲終于停了下來,我走到老劉頭的尸體前,搬了個椅子坐下,看著他,開始訴苦。

    “劉師傅啊,你到底是怎么死的?為什么死得這么慘啊。你要是在天有靈,就跟我說說。”

    “你這一走可好,把我給坑了你知道嗎?冰柜不夠用。二號冰柜又一直鬧。他們都不告訴我二號冰柜里到底是啥,你告訴我啊...”

    “不過,我也得好好謝謝你。如果不是你走了,王副院長也不可能幫我姐承擔費用。更不可能給我漲工資。你放心吧,以后你的祭日我每年都會給你燒紙。”

    正嘟囔著,我就聞到一股腐臭的味道。

    仔細一聞,發現味道是放在另外一張床上,渾身沾滿血的女孩子發出的!

    醫院里暖氣很好,即便是太平間里溫度也不算低。尸體不放進冰柜里面的話,很容易就會腐爛掉。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我打開了一號冰柜,把里面的少婦搬了出來,又把女孩子尸體放了進去。

    少婦的尸體凍得比較結實,應該能撐到天亮,到時候有家屬把尸體取走,就有空余的冰柜了。

    忙完這一切,我回到值班室睡覺,頭一挨著枕頭,感覺有點別扭,想睜開眼睛看看怎么回事,也想翻個身找個舒服的姿勢,但是腦袋沉沉的,渾身精疲力盡,根本動不了。

    我一覺就睡到天明,是被敲門聲吵醒的。

    我剛想坐起來,就覺得天旋地轉,渾身酸痛,一點力氣也沒有。

    掙扎著爬起床,打開太平間的后門,靈車從這里把尸體接走,拉往火葬場火化。

    開靈車的司機姓劉,是個大高個,他看了我一眼,粗著嗓門說:“你小子是接替老劉頭的吧,你怎么這幅德行?”

    我一愣,他把我拽到玻璃門前,指著玻璃說:“你自己看!”

    借著玻璃門反光的映像,我看到了自己,眼圈發黑,眼窩深陷,要多頹廢有多頹廢。

    “你小子應該是被鬼壓床了。當心點吧!”

    說著,尸體已經被搬到靈車上了,劉司機轉身上車,在家屬們的哭聲中,把靈車開走了。

    我找了個鏡子仔細看著自己的臉,我呆住了,確實比平時頹廢不少,幾乎都脫了相了。

    他說我是被鬼壓床了,是什么意思?

    結合昨晚發生的事情,我越想越害怕,趕緊把尸體規整了一下,把少婦的尸體也放進了冰柜,關門往住院部走去。

    我娘和我爹在住院部當護工,我找到他們后,他們剛剛下夜班,正在我姐的病房里照顧我姐。

    我姐今年18歲,年初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村里親戚們都勸我爹娘,別治了,這種病治不好。但我爹娘堅持要治療,說砸鍋賣鐵也要治,于是帶著我們舉家搬到了這里。

    我們一家四口在這個城市里茍延殘喘著,只為姐姐那一絲生的希望。

    “強子,你臉色咋這么難看?”

    娘把我拽過來,捧著我的臉看著,我把昨晚經歷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包括王副院長給我漲工資和減免醫藥費的事兒。

    爹娘面面相窺,我姐突然開口了:“不行!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給你這么大的好處,說明那太平間肯定有問題!強子,你把工作辭了吧!”

    我爹拿了一顆煙,出去抽了。我娘吧嗒吧嗒在旁邊掉眼淚。

    我的態度很明確,這是我姐唯一活下來的機會,必須要抓住。我就算受點罪,也不會有大的問題。

    我姐堅決反對,甚至以死要挾,讓我必須辭掉太平間的工作。

    就在這個時候,我姐的主治醫師進來了,一見到我就笑嘻嘻的說:“恭喜你們??!王副院長剛才給我打電話,找到了一個合適的骨髓捐獻者,而且啊,院長他們正在開會,看能不能把你們的手術費用全部免除了!”

    這個消息一公布,我們這個病房立刻就炸鍋了,我們住的是四人間,除了我姐,其余三個病人,也都是這種病的患者,聽到這個消息后,紛紛向我們投來羨慕的目光。

    “丫頭啊,你就讓你弟弟去太平間上班吧!我聽說那兒也沒那么恐怖,醫院對你們這么好,你們可不能沒了良心??!”

    “就是,要是醫院能給我媳婦免費治療,我寧愿一輩子在太平間上班,絕不反悔!”

    幾個病友的話讓我娘眼淚止住了,我爹也走了進來,抱著我,從不流淚的他抽泣不止。

    這一刻,我再也不怕了,爹娘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他們但凡有一點辦法也不愿意讓我去,但是對于我們這種特困家庭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沒有權利去拒絕。

    回到太平間,我看到幾個人在往里面抬東西。

    “哎呦,張強你來了??!”

    一個矮胖矮胖的中年婦女笑嘻嘻的跟我說話,旁邊一個人說:“這是咱們辦公室張主任,聽說你這里缺少冰柜,馬上去給你買了十個,你看咱們醫院多支持你工作??!”

    我趕緊謝謝他們,工人把冰柜安裝好后,就離開了。

    太平間的面積不小,裝上這十臺冰柜后也不顯得擁擠,我把尸體重新規整登記了一下,連帶著老劉頭的尸體一并放進了冰柜中。

    做完這一切,我的目光又停留在二號冰柜上,好像醫院里的很多醫生都知道這個冰柜里放的是什么,可就是沒人告訴我。
     

    TAG:國產熟女高潮精選合集

    點個贊再走唄! ()

    國產熟女高潮精選合集(繼室嬌嬌女(穿書))最新章節列表相關資訊

  • 小受坐公交車被侵占*我要吃你濃濃的大精子

    小受坐公交車被侵占*我要吃你濃濃的大精子

    2021-07-09 14:48:57 加掛人力資源局牌子的管委會辦公室中,辦事員張文定不時的咬一咬牙,心里總是想著剛剛自己在衛生間侮辱了漂亮的管委會女主任徐瑩的情景。“只要大腿叉得開,保證升官升得快!”當時,剛從男廁所出來的張文
  • 國產熟女高潮精選合集(繼室嬌嬌女(穿書))最新章節列表

    國產熟女高潮精選合集(繼室嬌嬌女(穿書))最新章節列表

    2021-07-09 14:47:07 因為姐姐的病,全家從農村搬到市區住。付不起醫藥費,院長可憐我們,讓我全家在醫院打工維持生計和醫藥費。我被分配到太平間上班。今天我第一天上班,就被守尸人老劉頭嚇到了。他頭發凌亂,從眉毛到嘴角有一道猙獰的
  • 把冰塊一塊一塊的放進-被醫生吃奶吃高潮了

    把冰塊一塊一塊的放進-被醫生吃奶吃高潮了

    2021-07-09 14:45:50 提前30分鐘來到了青原市國資委的辦公大樓?!都兾淖质装l》剛進大廳,前臺值班的小美女鄭小敏笑意吟吟地站起來,投過來一個花癡般的目光,然后小臉一紅,柔柔地問候了一聲:“楚哥,早呀。”“早!”
  • 粗大白濁強迫受孕(帝后肉H)最新章節列表

    粗大白濁強迫受孕(帝后肉H)最新章節列表

    2021-07-09 14:44:47 往往這個時候實習醫生最多,今年也不例外。葉皓軒也是實習醫生的一員,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是清源最好的醫院,就算是實習也要靠關系才能進得來,如果不是他在學校學習成績優異,有限的幾個名額之中也不會是他。正是因
  • 辦公室調教懲罰打屁股*公交車上撥開少婦內褲進入

    辦公室調教懲罰打屁股*公交車上撥開少婦內褲進入

    2021-07-09 14:41:45 一個月就死了,你不僅沒死,還不會傳染,真是完美的實驗活體,這三年來,茍且偷生的滋味不錯吧?”來人笑顏如花,說出的卻是最惡毒的話語。別人是來探病,可她商清清,是來索命的。她說著,拿出一支注射器來,里面有淡黃色
  • 丫鬟在桌下含著捏著奶頭(宮妓(np,h)公主)最新章節列表

    丫鬟在桌下含著捏著奶頭(宮妓(np,h)公主)最新章節列表

    2021-07-09 14:38:47 他雖然閉著眼睛,但緩緩嘆了聲氣。結束了近十年的軍旅生涯,如今退伍還鄉,三分不舍三分惆悵。但想起十年未見的父親,心頭又被厚厚的期待覆蓋。過了一會兒,楊業聞到一陣芳香,女人的香味兒,很舒服。這時感覺到一只手緊
  • 白人美女被半米長的黑人 在廚房按住岳的大屁股

    白人美女被半米長的黑人 在廚房按住岳的大屁股

    2021-07-09 14:35:31 這個監獄的名字或許不是那么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于京城的秦城監獄。在秦城監獄里,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巨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而縝云監獄與秦城監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 花蒂電擊(獵戶鰥夫粗h)最新章節列表

    花蒂電擊(獵戶鰥夫粗h)最新章節列表

    2021-07-09 14:34:29 把顧客剁成肉醬,蒸成一籠籠大包子出售? 你是否見過一個奇怪的醫生,把情敵整容成豬,囚禁在養殖場中? 你是否見過一個奇怪的孤兒,從小被蝙蝠養大,以吸人血為生? 我都見過。我叫宋陽,現任H省公安廳首席顧問,真實身份是一
  • 男人扒開女人下面狂躁/下面貼在一起摩擦

    男人扒開女人下面狂躁/下面貼在一起摩擦

    2021-07-09 14:29:03 找不到好工作,唐誠姑姑的一個同學,是柳河縣城關鎮的黨委書記,姑姑和姑父請了這位城關鎮黨委書記馬玉婷赴宴,和馬玉婷說了說唐誠的情況,馬玉婷說:“現如今國家行政機關進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務員手續,
  • 往下面灌大瓶可樂(新婚翁熄h文)最新章節列表

    往下面灌大瓶可樂(新婚翁熄h文)最新章節列表

    2021-07-09 14:26:47 “哥們,放心上路吧,你的江山,哥代你掌管,你后宮的三千佳麗,哥也全幫你養了,保證雨露均沾,絕不厚此薄彼,哇哈哈哈!”葉天得意洋洋的拍著身邊一個年青人的肩膀。這家伙臉色慘白無血,印堂烏黑,連嘴唇都是黑的,整
  • 男朋友隔著褲子揉我下面-高大肥碩熟下崗老婦人

    男朋友隔著褲子揉我下面-高大肥碩熟下崗老婦人

    2021-07-09 14:25:07 在中國有五千多年的歷史,別名叫“紋身”,最早的“刺青”,可以追溯到原始時期東北一帶。那時候東北薩滿巫教的教徒,會將樹木的汁液涂抹在身上,勾勒出一幅幅古怪的圖案,表達對神靈的敬畏和對鬼
  • 我在寫作業叔叔從后面(古代禁忌高H)最新章節列表

    我在寫作業叔叔從后面(古代禁忌高H)最新章節列表

    2021-07-09 14:22:19 誰也不知道這條河流的源頭在哪,卻有傳言說它的水最終會匯入陰曹地府,凡是有人落入水里就會被水鬼索命,尸體永遠也撈不上來&hellip;&hellip;不過這百年來出了一個例外,十三年前,我失足落入了河里卻活了下來,因為那
    久久综合一区